最全的软件下载app

慕容复和煦一笑,扬声道,“今我接任灵鹫宫尊主之位,是你们的幸运,也是你们的不幸!”

众弟子脸上神不定,有的吃惊,有的茫然,有的失落,有的好奇……不一而足,但目光均是落在慕容复上,想知道他下一句要说什么。

只听慕容复继续说道,“幸运的是,你们的将来,充满无限可能,不幸的是,从今往后的子,可能就没有以前那般清闲了。”

“尊主但有所命,我等誓死遵从,不敢有丝毫怨言!”众弟子齐声答道。

“好,”慕容复抚掌而笑,随即面色一肃,开口道,“九天九部的弟子听令!”

“弟子在!”

“幽天、阳天、变天、苍天四部,即起,扫清天山飘渺峰方圆五百里范围内的所有门派,归顺者种下生死符可活!”慕容复清冷的声音传遍整个大,一股肃杀之意陡然升起。

“谨遵尊主之命!”四部弟子齐声答道。

慕容复点了点头,继续说道,“钧天、昊天、朱天、玄天、炎天五部,率领各部弟子和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人,自天山出发,向东扫dàng),给你们半年时间,整个西南武林,都要在我灵鹫宫掌控之中。”

“谨遵尊主之命!”五部弟子虽然满脸的不可思议之色,但还是急忙单膝跪地领命。

天山童姥登觉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好小子,你这动作也太大了点吧!不过她檀口微微开阖,终究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好了,除了各部首领、副首领,其他弟子先行下去准备,临行前,如玉阁、金光阁大开方便之门,每人可选取一门天山绝技和一件护利刃。”慕容复口中如此吩咐道。所谓的如玉阁和金光阁,正是灵鹫宫分别存放秘籍和兵刃的地方。

我们梦中的韩小冷

天山童姥脸色当时就黑了,不有些怀疑此人到底能不能胜任一派之主,急功近利就不说了,还这么败家,难道他不知道细水长流的道理么!

慕容复对于天山童姥的神色变化视若罔闻,约莫一刻钟过去,九天九部的弟子徐徐退去,只余各部首领在此,符敏仪也在其中。

“我知道你们有许多想问的,现在一并问了吧!”慕容复扫了一眼众人,淡淡开口道。

众女面面相觑,半晌后,符敏仪率先开口说道,“启禀尊主,飘渺峰方圆五百里之内,人烟稀少,门派更是寥寥无几,相反,偌大一个西南武林,门派林立,其中不乏一流门派,弟子恳请尊主能够更改令喻,让弟子率领阳天部姐妹一齐向东出发。”

慕容复微微一愣,随即便点点头,“就如你所愿,其他扫dàng)周边的三部,在完成任务之后,也都进军西南。”

“是!”符敏仪脸色微微一喜,大声应道。

“敢问尊主!”这时,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响起,却是人群中一个老妪站了出来,“灵鹫宫为何要扫dàng)周边门派?尤其是西南武林高手何其之多,容属下说句大逆不道的话,就算个灵鹫宫加起来,怕也难以得偿所愿。”

慕容复面色微动,不由细细看了这老妪几眼,头上发髻斑白,年纪约莫五六十岁,只是脸上肌肤紧凑,内息悠长,其一内力竟是在一流之上,虽然不到绝顶,但距离也不算远了。

“没想到灵鹫宫除了天山童姥之外,还有这样名不见经传的高手。”慕容复心中冒出一丝意外之喜,不过嘴上却是淡淡笑道,“还不知老人家姓甚名谁?”

“不敢!”老妪躬行了一礼,“老姓余,昊天部首领。”

“原来你就是余婆?”慕容复微微一愣,响起一个名字,心中暗道,“难怪说此人与少林玄慈方丈五成功力对了一掌却只是子微震,现在看来,她的功力与玄慈怕是在伯仲之间,即便有些差距,也不会太大。”

余婆眉头微微一皱,随即又松开,面色淡漠的问道,“还请尊主回答属下的问题!”

“因为天下将乱,灵鹫宫如果不趁势发展壮大,用不了多久就会灰飞烟灭!”慕容复暗下心中杂念,冷冷解释道。

“天下将乱?敢问尊主是如何乱法?飘渺峰深处天山山脉,远离尘世,又怎会跟外界的纷乱扯上关系?”余婆再次问道,口中语气颇有几分咄咄bī)人的味道,只差说出“你就是为了自己称霸武林的私”类似的话了。

其实若换成天山童姥来发号施令,余婆是断然不会如此的,只是她一生为男人所害,对男人恨之入骨,所以尽管慕容复武功出神入化,但心中实是看他不起的。

不止是她,整个灵鹫宫的女子大多都是这种况,不是被男人所伤,便是被男人害得家破人亡,平里又在童姥怪癖的熏陶下,视男人如洪水猛兽,这也是童姥要坚持举行这个接任大典的原因。

天山童姥登时眉头微挑,脚步轻移,就要上前,却被慕容复伸手拦住,口中说道,“蒙古铁骑即将席卷天下,金国、宋国、辽国,甚至西夏、大理、吐蕃都会卷入战争中,到得那时,你觉得飘渺峰还会是什么世外桃源么?”

不等余婆接话,慕容复声音骤然一冷,“有件事你恐怕没有想过,灵鹫宫所有弟子都是女子,一旦陷入兵荒,下场比死还惨百倍!”

余婆子微微一颤,脸色迅速变得苍白无血,张了张口,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慕容复淡淡瞟了一眼余婆,问道,“如果余婆子欠佳,大可退位让贤,灵鹫宫有大把的人愿意出征!”

余婆双膝一软,急忙跪在地上,“属下知罪,属下愿为尊主效死命!”

“起来吧,下不为例,本座不是每一次都有耐心解释的!”慕容复淡淡说道,声音中夹杂着一丝凛冽的寒意。

余婆颤巍巍的站起来,口中连称“不敢”,“不敢”。

“其他人还有什么要问的么?”慕容复朝众人问道。

经过余婆一事,其他人对于此次大举进攻西南武林之事,自是不敢再多说什么,其中一个稍微年长些的女子出列道,“启禀尊主,半年之内扫dàng)西南武林,可有一个详细的界定?诸如真、丐帮、武当等名门正派,在西南地区也或多或少的会有分舵,又该如何处置?”

“终于问点有价值的东西了!”慕容复赞许的看了一眼此女,头上挽了个发髻,眉梢散乱,已然是嫁为人妇,至于为何会在灵鹫宫,多半又是一个苦命女子,口中问道,“你又是谁?”

“属下朱天部首领,姓石,唤作石莲。”石姓女子答道。

慕容复点点头,沉吟半晌说道,“进攻范围北至襄阳、东至湘中一带,至于名门大派的分舵,暂且不要动他们!”

石莲眉头微蹙,默然不语,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过了片刻,又有一个年轻女子上前躬行了一礼,“属下钧天部副首领程青霜,参见尊主,属下有一事相询。”

“你说!”

“从尊主所界定的范围内,其他的倒没什么,只是有两块骨头有些难啃,其中之一便是大理段家,他们虽然已经立国,但一向以武林门派自居,平时倒是和气得很,可一旦实行扫dàng),他们一定会插手的。”

慕容复微微一愣,随即眉头微微皱起,沉吟半晌道,“你继续说,还有哪块骨头难啃?”

程青霜继续说道,“还有一派却是与明教并称魔教的月神教,盘踞苗疆黑木崖上,教中高手如云,教主东方不败更是号称十年来邪道第一高手,整个苗疆都可以说完是他们的地盘。”

慕容复听完后,登时陷入沉默中,眉头紧紧皱起,显然这两个问题,他事先却是没有想过,不过扫dàng)西南却是势在必行。

他既然要将飘渺峰打造成慕容家的第二大本营,自然要将其与姑苏燕子坞连成一片才能发挥作用,至少也要保证两地之间能紧密联系在一起,最好的办法自然就是拿下整个西南,到时姑苏燕子坞进可攻,退可守,再也不会随时可能被宋庭大军包围。

之所于先对武林门派下手,一是灵鹫宫素来行事诡异,不容易引人瞩目,二则是怕武林中那些所谓的“正义之士”背后捅刀子,别看这些人在争霸天下中没什么用,但捣起乱来可是厉害得很。

思绪良久,慕容复终是微微叹了口气,说道,“尔等先尽量不要惊动这两个门派,本座自会亲自处理此事。”

“是!”众首领弟子齐齐应了一声,声音气势明显是弱了许多。

“尔等放心,扫dàng)西南武林,自然不会只有灵鹫宫的人去做,后续会有慕容家的高手前来支援,而且你们也可以尽可能的想办法收复那些小门派,种下生死符。”慕容复笑道。

“是!”

“关于扫dàng)路线,进攻办法,却只能你们自己去想了,半年之后,我会根据你们的军功,传授不同的神功绝学,即便是天长地久长功也不无可能!”

众女登时眼睛大亮,齐声应道,“我等定不负尊主所望!”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