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黄的软件

“至于这气候问题嘛就更棘手了。”

朱由榔叹了一声,有些无奈的说道。

“大明数代经营辽东,这才勉强让将士们习惯了辽东的气候。可惜崇祯一朝输了个底朝天,赔了个精光。”

朱由榔苦笑道:“如今自然得从头再来,朕便是有通天之能也无法让将士们不怕严寒啊。”

天气因素不是普通人能够轻易改变的。

朱由榔虽然不是普通人,依然对此有心无力。

只能多做一些棉袄,让将士们穿的暖和一些。

可这毕竟治标不治本,要想从根本解决问题,还得让将士们适应辽东的气候。

“陛下,臣有一言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郑成功欲言又止,最终还是说了出来。

“说吧。”

朱由榔笑道:“忠王所思必朕之所虑也。”

短发文艺妹子天台上的凝望

“陛下,臣觉得当充分发挥辽东百姓的作用。”

郑成功侃侃而谈道:“一直以来辽东百姓都是受到东虏压迫最多的,他们肯定想要反抗,但是一直找不到机会。如今东虏重新返回辽东,势必会对辽东百姓横征暴敛,他们双肩上的压力又会大不少。这种情况下只要朝廷放出消息,一定会使他们激动不已。”

“忠王的意思是,辽东百姓已经适应了辽东的气候,可以发挥出更大的作用?”

朱由榔眼前一亮。

“陛下英明。”

郑成功适时的拍了一记马屁,继而接道:“其实里应外合一直都是上策。而且臣也不建议拖得时间太久,如果陛下有决心的话,来年开春便可以闪击辽东。”

啧啧!

朱由榔在心中暗暗称叹。

郑成功的想法竟然跟他的一模一样,真是英雄所见略同略同。

不得不说,速战速决确实是朱由榔想要做的。

拖的时间久了容易夜长梦多不说,还很容易让军队陷入疲惫的状态。

而如果集中力量最多是短痛罢了,远比长痛来的好。

“嗯等到晋王一行人抵达之后朕在与你们仔细商议筹划一下讨伐辽东的计划。”

朱由榔拍板道。

终于抵达京师了!

看书领红包公..众号,看书抽最高!

在与李定国会师之后,近二十万大军一齐北上终于抵达了京郊。

天子亲自出城迎接大军。

这可是破天荒的大规格,平日里臣子们是连想都不敢想的。

当然用皇帝陛下的话说,李定国、李来亨等人值得如此厚恩。

国士无双,精忠报国者值得君王的恩宠。

李定国、李来亨等将领纷纷下马接受皇帝陛下的庆贺。

一时间其乐融融,君明臣贤,河清海晏。

之后李定国、李来亨等主要将领入城,大军则在城外驻扎。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二十万大军要想部塞到京师还是有些难的,主要是一时找不出足够多的营房供军队驻扎。

当然天子也不会怠慢有功将士,城外的营房条件依然不错,至少能让人睡个安稳觉。

却说李定国等人进城之后直接入了宫。

在天子看来有些不方便在人前说的体己话还是应该私下里说。

御前议事人数不宜过多,朱由榔将人数一减再减最终压在了十人左右。

一众臣子来到乾清宫前的台阶前候旨,等到韩淼笑眯眯的前来宣旨后才恭敬的跟着进了殿。

“皇帝陛下,诸位王爷、国公带到了。”

韩淼走到朱由榔的身边态度恭敬的说道。

朱由榔微微颔首示意。

“臣李定国拜见皇帝陛下。”

“臣李来亨拜见皇帝陛下。”

“臣…”

十人相继行礼后朱由榔命人赐座。

很快内侍们便把锦墩搬来,众人小心翼翼的坐了下来。

“诸位有功于大明江山社稷,北伐之中立了大功,朕心甚慰。”

“陛下言重了,这些都是臣等该做的。”

李定国拱了拱手恭敬的说。

“晋王此次拿下陕西,逼死李国英这功劳朕记在心上。”

“至于临国公先取河南,再取山西,屡次建立大功。朕以你为傲。”

“陛下言重了,都是陛下庇佑,将士们用命,臣怎敢居功。”

“临国公这就错了。朕岂是那种和臣子抢功劳的人。”

朱由榔笑道:“该是你们的功劳就是你们的,朕绝不会贪功。”

“对了,朕这一次会按照你们列出的名单封赏将士们,有什么要求你们尽管提出来。”

“多谢陛下!”

该谦虚的时候谦虚,不该谦虚的时候自然不能谦虚。

现在是捞功劳的时候,或者说是抢功劳的时候。

稍微矜持一下这功劳可就被其他人分走了。

场面话说完了,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替自己和手下争取利益。

从宫中出来后李来亨感慨道:“陛下真是圣主。起初我还有些担心,但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

“是啊,陛下是百年难遇的雄主。这胸襟气度,我是真的佩服。”

刘体纯附和道。

他们虽然说的隐晦,但意思再明白不过,那就是天子不会再追究他们过往的罪责了。

如果天子真的想过河拆桥,在他们入城入宫后就完可以动手,不需要等到现在。

天子这么表态就说明了已经既往不咎了。

这下夔东军诸部总算是可以长松一口气了。

那种一柄利剑悬挂在头顶随时担心它掉下来的日子不会再有了。

“嘿嘿要我说啊是兴明在其中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叫做简在帝心。兴明是真正做到了简在帝心啊。陛下心里有他这么一个人,对咱们这些老家伙也就狠不起心来了。或者说陛下本来心里有气,但现在气也平了。”

袁宗第一边搓着手掌一边说道。

“是啊。嘿嘿老哥哥,你生了个好儿子啊。”

郝摇旗也在一旁打趣道。

刘体纯被他们说的满脸通红,连忙摆手道:“你们几个老不正经的就少在这里埋汰我了。就我家那个臭小子何德何能得天子垂爱。无非是天子仁厚提他一把罢了。”

“咳咳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我们得好好喝上一顿。今日啊不醉不归!”

“对,今日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