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陵目光凝视着萧殊的身影,眼眸深处闪过一道锋芒。

萧氏之人,也想插手其中么?

“萧兄说的不错,见者有份,前辈可莫要坏了规矩啊。”又一道笑声传出,只见逍遥公子随意而立,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像是在开玩笑一般。

然而他的话语虽然轻松幽默,却暗藏深意,似乎,也觊觎秦轩身上的宝物。

毕竟,那可是天地间六大神物之一的吞噬之晶,若说称对其不动心,怕是没有人会相信。

“你觉得,你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吗?”帝陵冷眼扫向萧殊,语气中透着一股强势的意味,区区一位中阶帝境,也敢威胁他?

然而萧殊却也不动怒,笑了笑,自顾自的道:“晚辈自然没资格和前辈谈条件,但萧氏,却有这个资格!”

萧殊的话音落下,空间顿时为之一静,人群目光中闪过一抹震惊之色,萧殊要搬出萧氏来了吗?

萧氏,东皇岛第一世家势力,其底蕴更在帝氏之上,自然有与帝陵谈条件的资格。

只要萧氏愿意,随时都能离开东皇岛,另寻一处岛屿发展自己的势力,绝不会比帝氏差。

帝陵听到萧殊的话,目光不由闪烁起来,他可以不在乎神宫势力,是因为帝氏的根基不在九域,而是在生死海以外,因此纵然神宫底蕴强大,也很难倾力去讨伐帝氏,这代价太大,根本不可能实现。

但萧氏却不同,如果萧氏真的要发动战争的话,不用一日时间,萧氏的大军便会降临在昊天岛外,这对帝氏而言,无疑会是巨大的威胁。

白皙清纯美女床上背心吊带滑落玉肩诱人写真

帝陵他虽然希望将吞噬之晶拿到手,却也不会置帝氏其他人性命于不顾,这是叛族大罪。

“见者有份自然不错,然而,那也是在实力对等的前提下才会如此,你们,显然还不具备这实力。”帝陵目光扫了一眼萧殊与逍遥公子,眼神无比的漠然。

区区两位后辈人物,仗着身后背景强大,便在他面前狐假虎威,甚至还胆敢威胁他,当他是什么人?

帝陵六阶圣人修为,修行了几十万年岁月,不知经历了多少大风大浪,自然不会被轻易难倒。

听到帝陵的话语,萧殊与逍遥公子神色都凝了下,眼神中闪过一道异色,这帝陵果然是一头老狐狸,根本不上当。

秦轩目光冷漠的看着帝陵、萧殊以及逍遥公子三人,他们竟直接开始商量吞噬之晶的归属了,仿佛,直接无视了他的存在。

就在此时,许多道强大气息从天穹上降临而下,天机老人与诸葛玄同时出现,龙主与鲲鹏族长老也从虚空中走出,还有冰主与天剑山庄的老者,以及封印之主与兽王族强者。

所有人,都回来了。

天机老人看了一眼下方,虽然他人未至,却早已知晓下方发生了什么,包括西门孤烟重伤,秦轩被擒,他都了如指掌。

“已经开始应劫了吗?”天机老人心中喃喃自语,在云崖山上的时候,他便发现有一颗天罡星被诸多迷雾包围,掩盖了光芒,此乃大凶之兆,必有劫难诞生。

只是那时他并不知道何人会应劫,如今看来,那人,便是秦轩。

秦轩天赋若妖,同辈无双,正好也与天罡星相对应。

既然是劫,便很难避开,因而天机老人没有出手解救,而是顺其自然,此劫并非死劫,尚有一丝挽救的机会。

诸葛玄低头俯瞰下方,目光落在秦轩的身上,眼神中透着一丝贪婪之色。

如今他自然也知道秦轩身上拥有吞噬之晶了,难怪这小子当初能破开慕容光照的时空规则,拥有这等神物,还有什么能挡住他?

“帝陵,你我皆都触摸到天道,应知天命难违,秦轩,命不该绝。”天机老人望向帝陵的方向开口道,他没有劝帝陵放弃吞噬之晶,因为他知道,这根本不可能。

即使是没有修为的平凡人,也对宝物没有抗拒力,更何况帝陵是修行到武道极高境界的绝世强者,而宝物是六大神物之一的吞噬之晶,对于帝陵而言,其诱惑力简直无与伦比。

“命不该绝?”帝陵目光变得怪异了几分,看着天机老人忽然笑了起来,道:“天机,何时你也会撒谎了?你以为一句话,便能阻挡我吗?”

“天意便就是如此,我为何要骗你?”天机老人摇头道:“你也该知道,六大神晶皆为有灵之物,吞噬之晶选择秦轩为主,便意味着他有惊天气运,你真的认为,你能从他身上夺走吞噬之晶吗?”

此话落下,浩瀚空间中的人群神色不由都为之一滞,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一般。

秦轩身上,有六大神晶之一的吞噬之晶?

如帝陵那样的大人物,一眼便能看出那是吞噬之晶,而如萧殊、逍遥公子这样出身强大势力的天骄,也能认出那是吞噬之晶。

但其他人,便根本无法想象到了。

一位皇境之人身上,竟拥有那等绝世宝物,这简直难以置信。

要知道,六大神晶,那是神宫之主都未必能拥有的宝物。

八位神宫之主中,只有火主拥有火焰之晶,封印之主拥有封印之晶,其余六位宫主都不曾拥有。

除此之外,荒主手上有荒芜之晶。

这三人,每一位都是站在武道巅峰的存在,传说般的人物,统御一域之地,地位尊崇,一个念头,便有无数人誓死效命。

然而,秦轩不过一介皇者之身,却和他们一样,也拥有至高无上的神晶,这让许多人内心的震撼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究竟要何等逆天的气运,才能有如此奇遇?

这苍天,对秦轩未免太偏心了。

只见帝释风、墨灵、冥珏以及华云天等人脸色难堪无比,死死的盯着秦轩,眼神中透着一抹极其复杂的神色,有羡慕、怨恨,还有不甘。

他们在想,若是他们有秦轩这么好的命,那会是怎样的情景?

秦轩如今拥有的所有一切,都将属于他们,一人镇压一个时代,风采绝世,流芳千古,何其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