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听到青阳的话,那秦如烟眼睛一红,声音似乎也尖利了一些,道“既然你对我无情,为何在野猴坡和南岭山寨屡次救我?既然你对我无意,又为何对我的屡次示意坦然受之?”;

救人那是因为我怕你出事,回来之后受到门派责罚好吧?还有那屡次示意是怎么回事?我什么时候坦然受之了?青阳心中腹诽,口中说道“我救你是因为大家同出一门,是同门师兄妹,不光是我,田生财、崔玉安,包括邓师兄为了救师姐也是奋不顾身。手机端至于你说的屡次示意,可能是我天生愚钝没有感觉到,并不是有意如此。”;

青阳的解释并没有令秦如烟满意,她忽然之间神色一冷,说道“天生愚钝?若你真的天生愚钝,又怎么会在短短二十年时间,从一个出入仙道的杂役弟子修炼到炼气九层?若你真的天生愚钝,又怎么能躲得内院大比第一?这不过是借口而已,恐怕是另有原因吧?”;

另有原因?还能是什么原因?秦如烟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青阳也也被对方这句话给弄糊涂了。;

秦如烟微微停顿了一下,道“你不说我也知道,是因为你那个青梅竹马的妹妹余梦淼对不对?”;

余梦淼?青阳顿时错愕不已,好端端的怎么扯到她身上了?;

若说青阳对余梦淼一点想法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毕竟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尤其是经历了上一次惊风山的事情,青阳也隐隐的感觉到了余梦淼的情愫,只是他一直把余梦淼当成妹妹看待,一时还没有转过来这个弯。而且他知道,自己和余梦淼之间还隔着阴阳宗,隔着断情仙子,有这个金丹长老在,自己恐怕是一点希望都没有。;

如果青阳真的想要找一个双修道侣,余梦淼确实是最好的一个人选,只是青阳如今以修炼为重,尤其现在又是炼气到筑基的关键时刻,所以青阳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件事,短时间内也不可能找什么双修道侣。;

青阳不知不觉就想的远了,秦如烟却以为青阳是被自己说中了心事,顿时声色俱厉的道“别以为我不知道那阴阳宗是什么地方,那里就是个,男的好色,女的放浪。阴阳宗最常见的就是双修功法,人人以房中术和繁衍后嗣为重,若非如此,阴阳宗何以成为七大仙门之首。你当你那妹妹还是冰清玉洁?说不定早就被无数人上过了,不过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因娃当妇而已……”;

秦如烟越说越难听,青阳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女子竟然也能说出如此恶毒的话,他顿时脸上色变,怒喝道“住嘴!”;

秦如烟的话并不是完没有一点根据,只是他说的太难听了而已。阴阳宗之所以阴阳为名,就是取阴阳交合男女互补之意,所以在阴阳宗,双修功法比较流行,在这种氛围之下,逐渐的就形成了一种特殊的习惯,凡是阴阳宗弟子,会早早为自己寻找一个双修道侣。;

室内白色基调早安少女纯净如水清新写真

大家都知道,父母双方都有灵根,后代产生灵根的几率很大,而修为越高,后代的灵根资质也会越好。阴阳宗在这方面比较积极,那么后代就会比别的门派兴旺,出现优秀弟子的几率也就更高,久而久之,阴阳宗也就逐渐的发展成了九州大陆修仙第一派。;

修士寻找双修道侣不算什么,每个门派都是这么做的,只是说在秦如烟的嘴里,就变了味,仿佛那阴阳宗真的是一个藏污纳垢的地方一般。尤其是他最后几句话,是对余梦淼的极大侮辱,青阳这个做哥哥的怎么能够容忍?于是怒喝而出。;

青阳的怒喝令那秦如烟更受刺激,她尖声叫道“怎么?被我说中心事恼羞成怒了?其实你心中也是这么认为的对不对?找了她,以后你就天天等着带绿帽子吧。”;

好端端的一个女子,怎么转眼之间就变成了这个样子?难道是因爱生恨?可你恨得应该是我,迁怒于余梦淼是怎么回事?青阳受不了秦如烟对余梦淼的污蔑,阴沉着脸说道“我敬你是师姐,没想到你说话竟然如此恶毒,若是再多说一句,别怪我翻脸。”;

秦如烟却并没有把青阳的警告放在心中,她以为自己找到了青阳的短处,变本加厉的叫道“到现在你还在维护她?她一个人尽可夫的烂女子,怎么值得你如此维护?我哪一点没有她好?”;

“秦如烟,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就算是天下女人死绝了,我也不会找你。”这几句话脱口而出,青阳也终于失控了。;

这么多年来,青阳还从没有如此,哪怕是当初作为一个凡人被逼着在密地之中冒险,哪怕是在乱魔谷经历九死一生,哪怕是在玉灵城梁家面对筑基修士的时候,青阳从来没有这种过激的行为。;

但是在这一刻,他的情绪终于失控了,他忘记了秦家在清风殿的地位,忘记了彻底得罪秦家之后会有什么后果,也忘记了自己还在秦家。并不是因为他对余梦淼多么维护,而是秦如烟的行为超出了他的底线,秦如烟的做法恶心到了他,也彻底激怒了他。;

现在的青阳,由衷的觉得自己之前的决定是对的,不光秦家不是自己的归宿,秦如烟也不是自己的良配。以前只是觉得秦如烟的性格有问题,现在总算是知道问题在哪了,刁蛮任性惯了的秦如烟,怎么可能在你一个普通弟子面前伏低做小?总有一天会露出本来面目。;

盛气凌人的秦家二伯,等着打秋风占便宜的秦家五哥,还有咄咄逼人的秦如烟,这就是最常见的世家大族子弟的嘴脸,无论哪一个青阳都接受不了,何况是所有的问题都出现在一起?;

“你……你为了她,竟然如此羞辱于我?”青阳愤怒的话终于触动了秦如烟,她顿时忘记了攻击余梦淼,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青阳。;

“如果你把这当成了是羞辱,那就算是吧。”青阳懒得解释。;

醉仙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