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青阳一眼就看出了对方的实力,这是有原因的。

修仙者想要判断一个陌生人的实力,一般都需要靠自己的神念去探测,因为修仙者神念强大,感知力惊人。但是这样做是对别人的冒犯,很容易引起别的反感,一般情况下没人会随便这么做,除非是自己实力强大不怕得罪对方,又或者是两人本就敌对。

当然了,也并不是你用神念查看,就一定能看透对方的修为,若是对方修为比自己过高,又或者修习有遮掩修为的手段,那就不好说了,能看透自然是好,如果看不破,就只能被对方误导了。

至于武者想要判断对方实力,相对来说比较困难,因为武者没有神念,感知力无法与修仙者相比,一般都要通过亲自交手,根据对方的拳掌威力用自己的经验判断出一个大致的结果。

不过无论是修仙者还是武者,还有一个不需要主动窥探,就能知道对方实力修为的途径。一些高手会故意显露自己的境界和实力,放出一些气势,显露出一些手段,让对方知道自己修为的同时,也给对方一个震慑,这时候知道对方的修为就很容易了。

这夫妻两人就是如此,他们似乎是想给在场所有人一个下马威,这才故意显露出自己的实力。其他人只觉得这夫妻两人很厉害,但青阳身为修仙者却能一下子就判断出了他们的修为。

既然还有其他修仙者在场,暂时就不能轻举妄动了,自己在修仙路上还属于粉嫩的新人,什么都不清楚,别到时候叩仙令没有抢到,反而把小命给搭上,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那对夫妻把气势一放,顿时就镇住了在场所有人,就连虎镇泰都是脸色突变,惊疑不定的看着对方,道:“你们是什么人?”

那中年男子似乎对自己的出场效果很是满意,面带笑容的说道:“我夫妻名头不如猛虎帮那么响亮,因为一心求道,所以在开元府也只是无名小卒而已,别人称呼我们丁公盘婆。这一次听说猛虎帮得到了叩仙令,特来瞻仰瞻仰。”

瞻仰瞻仰?青阳对此人的说法不由得嗤之以鼻,叩仙令是什么东西?那可是加入修仙大派的通行证,对散修多么重要就不用说了,这夫妻两人怎么可能只是来瞻仰瞻仰?这虎孝中和白马堂的人竟然找了修仙者当帮手,这一次恐怕是要引狼入室了。

“你……你们是仙师?”虎镇泰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脸色就更难看了,他早想到虎孝中和白马堂会找帮手,可怎么也没想到他们找的帮手竟然是仙师,仙师啊,岂是他们普通人能够轻易反抗的?

那丁公嘿嘿一笑,道:“虎堂主知道就好,我夫妻这次来就是给少帮主站台来的,若是虎堂主肯让出叩仙令,那么一切都好商量,若是你不识时务,那就别怪我夫妻二人不客气了。”

甜点女孩的橘色下午

虎镇泰好多年都没有被人如此当面威逼过了,但这一次面对的是仙师,他就算是心中有气,也不敢随便发泄。虽然从对方的气势判断,这夫妻两人跟当初的溪平溪宁仙师差远了,可不管怎么说都肯定比自己厉害,一个或许还可以拼一拼,两个拼也没用。

虎镇泰脸色变幻不定,似乎在是靠着对策,过了很久,他才开口道:“仙师,无论白马堂给了你们什么好处,我都愿意双倍给你们,只求你们两不相帮,行吗?”

虎镇泰不知道白马堂付出了什么代价,但是白马堂能够付出的,猛虎帮肯定也能付得起,而且自己的要求很低,只是让对方两不相帮,这样的条件宽松的几乎都不算条件,对方肯定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谁知那丁公却摇了摇头,道:“帮主之位都不是你的了?你虎堂主还能付出什么好处?莫非你还能主动把叩仙令送给我们不成?你送给我们和你侄子送给我们又有什么区别?”

“白马堂要把叩仙令送给你们?”虎镇泰惊呼道。

他没想到虎孝中会这么大方,竟连叩仙令都敢送出去,为了帮主之位不择手段,这个败家子,完是拿猛虎帮的利益不当回事啊。

却不知那虎孝中比虎镇泰更懵,扭头道:“二位仙师,咱们谈好的条件是金银,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把叩仙令送给你们?”

那丁公脸上露出一丝奸计得逞的笑容,道:“你是没有说过,可现在我们改主意了,这叩仙令志在必得。”

虎孝中气急,道:“当初谈的条件可不是这样,你们怎么出尔反尔?”

那丁公道:“少帮主急什么?你当你的帮主,我们求我们的道,咱们这也是各取所需嘛。我们夫妻修道数十年,也算是略有成就了,这叩仙令由我们来使用,总比你这个从没接触过的强一些吧?你还年轻,我们夫妻又无子,咱们完可以认个干亲,等我们夫妻修出了名堂,也可以把你引上仙道啊。”

虎孝中完就蒙了,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不知道该如何取舍才好,若是自己继续跟他们联合,自己只能得到帮主之位,叩仙令就没有了;若是自己跟虎镇泰联合,别说是叩仙令,恐怕帮主之位都难以拿到手,无论怎么办都是有得有失。

思来想去,似乎跟仙师合作好处更大,首先,就算是自己跟二叔联合,也不一定能打得过两位仙师,而且仙师们这边还给了自己一个承诺,将来说不定真的能把自己引上仙道。

做好了决定,虎孝中往旁边一退,不再说话了。

那丁公安抚好了虎孝中,又对着虎镇泰道:“虎堂主,考虑的怎么样了?现在这叩仙令是我的了,还有什么条件能打动我们?”

虎镇泰扭头看了看虎孝中,想要联合他同仇敌忾,结果那大侄子根本就不看他,令虎镇泰恼怒异常,最终气急败坏的道:“好,好,好,既然你们都不把猛虎帮的利益当回事,我一个小小的堂主还这么坚持干什么?叩仙令你们谁要就拿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