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老四点点头。

秦浩在祖堂答应了卓问天,不借助丹玄的力量参加竞争。

重点就在这里!

往年秦家一直垫底。

如今好不容易抱住了丹玄大靠山,秦浩却不用。

庄家和卓家的实力不容小觑。

“浩儿不可大意!”秦老四很是担忧道!

“年会竞争如何比法?”

秦浩关心的是这个。

秦老四顿了顿,讲解到:“比综合实力,第一场,考验侍卫的能力!”

“第二场,比名下产业!”

“第三场,秦、卓、庄各选一名家族子弟进行比拼!”

黑直长发校花mm校园写真图干净清澈

说的同时,取出一张纸交给秦浩。

前天卓问天派人送来的,上面写得很详细!

首先第一场,三家各派一名侍卫上台混战,胜利者只有一人。

俩个对手倒下,第一场结束!

第二场比较有意思,居然是比炼药。

看到这里,秦浩不自觉的笑了。

第三场自然不用解释,比谁家的后辈最强!

三场过后,分出名次!

最强的家族拥有秋田镇三分之二的租金!

秦浩点点头,表示看懂了。

镇子的店铺租金很高,是一大经济来源!

最主要是名声。

谁家夺下第一,谁家在镇子里的话语权就大。

百姓对胜出的家族自然敬慕无比。

“第三场我倒不担心,以浩儿的修为,秋田镇年轻一辈无人能及,赢定了。何况,庄忌八沦为废人,卓君晨也被卓问天赶出了卓家……”

“等等……卓君晨被赶出家族了?”秦浩有些意外。

“是啊,连他父亲也一起被卓老鬼撵了出去,住在十里外的破庙,处境很凄凉!”刘越感慨说道。

当初卓君晨也是优秀青年,深受卓问天疼爱。

此一时,彼一时,

卓君晨的开山掌被庄忌八击穿,无法精进,现在沦为一枚弃子!

“所以浩儿赢定了,让我想不到的是,庄茂显为何选择第二场比炼药!”秦老四的脸上升起一丝忧愁,有不好的预感。

谁都知道秦家研制了一份六良液,药效强大,供不应求!

偏偏庄茂显要比炼药。

莫非他有信心把六良液比下去?

“少爷还是把师尊请来吧,有丹玄长老在,我们一定赢。最不济,喊个师兄师姐也可以!”

刘越有点不放心。

哪怕秦浩的能力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浩儿看……”秦老四欲言又止,似乎很看重第二场比试。

“炼药不足为虑,让福妈办就行!”

秦浩轻松的说道。

“啥?让福妈去比?”

刘越很吃惊!

“这个,不太好吧……”

秦老四感觉,秦浩未免有些自大。

不喊师傅来,喊个师兄师姐啊。

实在不行,出手也可以!

如今倒好,让一个老妇去比!

连一旁的萧晗也皱起了眉头。

“就这么定了,继续往下说!”

秦浩的脸上不起任何波澜。

心中却是自信的很。

他是谁?

丹帝重生!

丹术整个大陆无人能及。

以秦浩目前的实力,只要不是面对三品丹师,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纵观整个姜国,根根没有三品炼丹师。

如果有,早被皇帝老子请到皇宫去了!

“既然如此,那好吧!”秦老四如同泄了气的皮球,满脸沮丧,感觉丹玄要是不来,炼药就输定了。

继续说道:“第一场更难,因为……我们没有人选!”

“没有人选?”秦浩眉毛一挑。

彭!

刘越突然间一拳砸在了桌子上:“庄家派的是魔鬼队长,实力聚元一重。卓问天派的是他多年的贴身护卫,聚元二重,我们的人比不过他们。”

说道此处,刘越满脸不甘:“如果不是我经脉被废,如果我还拥有当年的实力,如果……”

“可惜,没有如果!”秦老四无奈的摇摇头:“更麻烦的是,最近我们秦家太过招摇,庄家和卓家很仇恨,必定会针对我们。我们派出的人,无疑会遭受俩面打击,难……难啊!”

秦浩一听,终于明白了为何四叔如此看重第二场的比试。

原来秦家第一场基本是输定了。

第三场由于秦浩出手,肯定会赢。

所以第二场的炼药至关重要。

“第一场,刘叔想战吗?”秦浩问到。

“想,当然想,做梦都想!”刘越抬起通红的眼睛。

当年秦浩的父母出事那晚,围攻刘越的应该是魔鬼队长和卓问天的贴身侍卫。

此乃血海深仇!

“哪怕面对俩个敌人的联手?”秦浩继续问到。

“怕他个鸟,战他个痛痛快快,至死方休!”刘越满身豪气,旋即无奈道:“可惜,我经脉已断,是个废人!”

“如果,我能把治好呢?”

秦浩极有深意的笑到。

“少爷不是在开玩笑吧?”刘越怔了一下。

“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

秦浩反问,脸上依旧挂满笑意。

当初在爆炎城的黑市拍卖会,秦浩拍到一株续经草。

为此,不惜得罪秃鹰佣兵团的团长张猛。

为的就是回来医治刘越。

刘越为了保护秦浩的父母,才变成废人,三年来守在东院不离不弃!

秦浩心里很清楚,刘越只是体内有三条经脉被震断,并非丹田破碎。

修复好经脉,实力会立刻回来。

“若真如此……我……愿战!”

这一刻,刘越的脸上挂满了泪痕。

“刘哥,此战凶险万分,稍不注意,也许会……”秦老四在一旁提醒。

庄家和卓家心狠手辣,上台之后,一定会联手打击刘越。

“哈哈哈……凭我那套黄阶高级斧法,足以吓破黑三的狗胆,卓问天的贴身侍卫相对棘手一些。哪怕死,我也拖死他们俩个,谁都赢不了这场比赛!”

刘越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准备捐躯了。魔鬼队长的名字其实叫黑三。

“没那么严重,刘叔用斧头是吗?如果我给一套玄阶斧法呢?”秦浩揉了揉鼻子:“噢,还有一柄下品的烂斧头利器!”

轰隆!

秦老四坐不住了。

轰隆!

萧晗震惊的瞪大双眼。

轰隆!

刘越一蹦而起,激动的抓住秦浩的双臂,浑身颤抖:“少爷,真不是在骗我?”

“是不是骗,马上就知道了!”

秦浩微微一笑,拉着萧晗走出房间。

秦老四和刘越愣愣望着秦浩的背影,直到很久很久之后,俩人才扭动发麻的脖子对视了一眼,眼中充满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