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普萝狄。”

看着对方的背影,亚弥不由得问道:“你真要走?”

普萝狄只是点了点头,就大步离开了银河公寓,只留下实验室中的亚弥一人。

普萝狄才刚回地球,她要做什么?

半个小时之后,普萝狄出现在一处无人的公园内,亦或者说,本来应该没有人。

“出来吧,我知道你在这里!”

伴随着普萝狄的话语,一个西装笔挺的男子,就这样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你就是主神所说的猎杀者?”

普萝狄看着面前的男子,疑惑地问道:“我听主神空间的其他成员说,你的外表非常狰狞。”

原来,普萝狄竟然是主神空间成员,难怪她会对李云枫露出饶有深意的笑容,更有意思的是,普萝狄这次回地球,似乎还有主神安排的任务!

“你是说这样?”

猎杀者微微一笑,整个身体便被从脚底突然窜出的猩红色泥浆包围,转瞬之间就变成了李云枫曾经面对过的猩红色怪人!

枫叶美少女的泛黄时节

就连普萝狄,也被怪人的狰狞模样影响,在眉头微动的同时,更是身紧绷,差一点就要拉开架势干上了。

“放心,普萝狄,你不在我的黑名单上,我不会对你动手的。”

变成怪人的猎杀者,声音越发低沉恐怖:“我只是感到一丝好奇,就连你们光之国,也与主神那个家伙同流合污了吗?”

冷静下来的普萝狄,随即答道:“对于多元宇宙的巨变,旧日一族的崛起,我们光之国也早就有所察觉,既然主神愿意对抗旧日一族,维护多元宇宙的和平,光之国与其合作,理所当然。”

猎杀者“嘿嘿”一笑:“所以,你就成为了光之国的代表,加入了主神空间?”

“是的。”

普萝狄接着说道:“这也是我必须离开地球的原因。”

然而,猎杀者接下来要说的话竟然是:

“那么,你们光之国就没想过,主神并不是什么好东西吗?”

显然,猎杀者知道主神的真正身份,但从他的说辞中,似乎在表达,他不会透露主神的身份。

普萝狄看了猎杀者一眼,开口道:“猎杀者,我确实对主神的身份有所好奇,只是如果你想说,应该早就说了吧。”

猎杀者倒也诚实,直接说道:“嘿嘿,我和主神之间签订过契约,其中就规定我不能以任何方式,直接或者间接透露主神的身份。”

“签订契约?”

普萝狄也是聪明人,立刻就从中明白了什么,开口道:“等等,猎杀者,你不是主神的直系手下!”

“废话,直系手下需要签契约吗?直接下令即可!”

“听好了,我只是负责帮助主神处理那些,在主神空间中,违反相关规则的成员罢了,其他事情可与我无关!而且,如今的主神空间系统越发完善,需要我出面的机会已经很少了。”

到了这里,有些不耐烦的猎杀者,便开口道:“行了,普萝狄,别再从我这里套信息了,告诉我,主神说了什么?”

普萝狄明白,猎杀者不会再透露更多关于主神空间的信息,也就直接说道:“猎杀者,主神要我亲口转告你,不要在这个世界上,对李云枫下手。”“哈哈,就这?”

只听猎杀者大笑:“普萝狄,你难道没感觉主神这话等于没说么!”

普萝狄当然知道主神说了一句废话。

好好想想,如果主神想要李云枫活,直接命令猎杀者停手即可,反之如果主神想要李云枫死,就根本不会说这种话。

毕竟,主神话中的内容,完可以解释为,让猎杀者在其他世界上动手,这和没说有什么区别?

“我也觉得很奇怪。”

普萝狄只得无奈地摆了摆手:“但我也只是负责传话而已。”

“嗯,你的话传到了,我也知道了。我这就离开。”

说罢,猎杀者便转过身来,随手开启一个空间门,但就在他前脚刚刚跨进空间门的时候,猎杀者忽然转过头来,看向了普萝狄,笑道:

“普萝狄,你有没有觉得,主神对李云枫的态度,和其他成员不一样?”

普萝狄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看着猎杀者,而后者则在狞笑声中,走进了空间门,离开了这个世界,仿佛他从来没来过一样!

就在猎杀者离开后,普萝狄这才暗自说道:“李云枫和其他成员不一样么?或许我可以去问问她,在多元宇宙的无尽时间中,没有她不知道的事情!”

说完,普萝狄就转身想要返回银河公寓,然而没走几步,被路灯照在脸上的她,忽然愣了一下,抬头望向了天空:

“咦!今天的夜空格外黑暗,不仅看不见星星,就连月亮也看不见,怎么回事?”

于此同时,在奥特警备队的基地中,布莱克指挥官正在和赶回来的赛罗,力完成信息的梳理工作。

毕竟,海帕杰娜的那条线已经被沙福林亲手剪断,如今就只能看这份从警视厅中调出,关于宇宙人暴力事件的信息,能不能整理出结果了!

终于,来到了凌晨三点,最后的梳理工作终于完成,近期所有宇宙人暴力事件的发生地点,已经按照日期的先后,用小黑点的方式,都标记在了地图上!

“果然,在标记之后,这些小黑点,就连成了可以用眼睛,直接看清的连线了。”

赛罗从办公室一角的打印机里,拿出了用A3纸打印的标记地图,将其摊在了办公桌上,方便自己和布莱克指挥官,看清这些内容。

“这是几天前的,这是前天的,这是昨天的。”

随着赛罗将一张一张的A3纸,依次放在办公桌上,布莱克指挥官的眉头,也越锁越紧。

“怎么了?”赛罗问道。

布莱克指挥官盯着着办公桌上的标记地图,缓缓说道:“这些由黑点组成的连线,总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

赛罗闻言,立刻意识到线索已经出现,马上安静下来,给布莱克指挥官充分的思考时间!

果然,几分钟之后,似乎想到了什么的布莱克指挥官,立刻坐到了自己的电脑前,调出了奥特警备队的城市巡逻路线记录,也将其标注在地图上,一一进行比对!

“不是他!”

“不是他!”

“也不是他!”

“等等,这是……”

于此同时,在银河公寓的地下室,实验室对面的生活室,已经主动让出身体控制权的李云枫,正在意识中“无意”地听着英菲尼迪和尤利娅的卿卿我我。

“英菲,你知道吗?”

“这次我能过来见你,是因为普萝狄姐姐哦!”

“自从光之国知道沙福林在地球上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准备援军了,最终普萝狄姐姐主动表态前来支援,而她在临行前,也点名叫上了我作为支援,以当时的情况,没有人会反对,所以我才能再次见到你。”

“什么?沙福林很强大?”

“不用担心啦!”

“现在的普萝狄姐姐,可是远比你想象中还要强哦!”

“别说沙福林了,就算奥特警备队的队长,佐菲大人来了也不可能打赢普萝狄姐姐啦!”

听到这里英菲尼迪不由得惊道:“普萝狄现在这么强?”

要知道,在英菲尼迪的记忆中,普萝狄的实力与他,还有赛罗是一个等级的,怎么才分开没多久,她的实力就如同火箭升天一般直线飙升了?

不过,李云枫却表示非常淡定,基础操作,都坐下,不用紧张,至于理由么!

普萝狄是主神空间成员!

早在之前普萝狄打倒海帕杰娜的时候,李云枫就已经察觉到,她力量的特殊性,如今李云枫已经确定,普萝狄肯定吃过基因药!

鉴于基因药的特性,普萝狄的实力,会在短期内飙升也就不奇怪了。

这么说来,主神的咸猪手已经伸进光之国了么,就连奥特曼中,也出现主神空间成员了!

就在这时,生活室的大门,忽然被推开,是亚弥!

“英菲,李先生,金古桥醒了!”

金古桥作为曾经直面过沙福林的人,她的苏醒至关重要,无论是李云枫还是英菲尼迪,都清楚这一点!

“走,我们一起过去!”

李云枫一马当先走进实验室,就看见了还躺在试验台上的金古桥,亚弥和尤利娅紧随其后。

“对不起,我的身体暂时还不能动。”

察觉到其他人的到来,金古桥便直接开口道:“我这就把我已经恢复的部分记忆,都放出来!”

说话间,金古桥的双眼放光,一个方形的息投影,就出现在了半空中,供众人观看。

投影图像正是被带进沙福林基地的金古桥,用其双眼的第一视角来展现的。

出现的场地,是一座实验室,里面的三个人分别是炎头沙福林,手下天王路,以及:

“哥哥!”

尽管画面中还有一些未修复的马赛克,但能够看见亚德的身影,亚弥已经失声叫了出来!

只见画面中的亚德,在炎头和天王路的威逼之下,打开了金古桥的脑壳,随后天王路便非常暴力地将怪兽狂暴仪,塞进了金古桥的电子脑旁!

原来,这就是金古桥狂暴的原因!

更重要的是,金古桥在自己狂暴前,还留有最后一丝意识的时候,记录下了基地的位置坐标!

“是城市东部的海湾!”

得到关键信息的李云枫,不由得握紧了拳头,兴奋地说道:“快,通知赛罗,通知普萝狄,通知奥特警备队!”

“等等,赛罗?”

然而,英菲尼迪却想起了什么,说道:“我记得赛罗刚到地球时,就说过,他在东部海湾察觉到了异常的能量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