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芷颜到了宴会那边,事情都处理得差不多之后,看了下时间,已经七点了,宾客也已经来得差不多了,可她在休息的房间里看了一圈,都没有看到沈慎之的身影。

她蹙眉,问身边的严胥:“慎之来了吗?”

“今天晚上先生也会到场?”严胥有点惊讶,他跟在沈慎之身边这么多年了,沈慎之出席宴会的次数屈指可数。

这也是为什么沈慎之如此富有,而世界各地的媒体对他基本上没什么了解的最大原因。

“ 他说他会过来。”

他只是在家里吃个饭而已,应该很快就到了,怎么现在还没到?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了吧?

她这么想着,拿出手机看了眼,就眼看手机,想给沈慎之拨个电话,而她刚打开手机,就看到沈慎之在十多分钟之前给她了一条信息过来,说有点事要处理,大概八点左右才能到。

简芷颜就放心了一点,放下了手机。

严胥说:“简总,时间差不多了,我们现在出去吧。”

“ 嗯。”

简芷颜到了大厅,刚和严胥走到大厅门口,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现场到来的有商业大亨,有娱乐明星,还有政客,很多人都带上了家属和女伴,他们宴会大厅已经够大的了,可来的人比想象的要多,显得有点拥挤。

高贵新娘红妆粉黛高清图片

简芷颜虽然不是明星,可在京城里因为早年的臭名昭著,也算是如雷贯耳了。

就算到来的宾客中很多都不是京城人士,能到这个宴会来的人估计就算之前不知道简芷颜的,在到这个宴会来之前,也应该知道了。

所以,在听说简芷颜出现了之后,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她的身上,都想第一时间目睹一下大家口耳相传的那个名声狼藉的京城第一美人长什么样的。

大家都知道她其实已经三十多岁了,然而,在见到简芷颜出现的时候,许多见过简芷颜和没见过简芷颜的,都被简芷颜惊艳了一把。

顿时,周围的人都露出了或羡慕,或妒忌的神色。

“原来,她就是简芷颜啊,长得可真是漂亮啊,也难怪很多人都说她是我们京城的第一美女了。”

“她真的三十多岁了吗?可她看起来明明就很年轻啊,看起来才25岁这样吧,好会保养啊。”

“看来,投胎真是一门技术活啊,你看看人家,家里有钱有势就算了,长得还这么漂亮,嫁得也这么好,虽说离婚了吧,可她前夫的公司现在属于她的,她前夫这公司这么值钱,她什么都不干也够她挥霍一辈子了吧?她怎么着也不吃亏啊,她虽然三十多岁了,可看着还是这么年轻漂亮,说真的,她要再嫁,再想找个好男人是轻而易举的事啊,啧,老天真的是对她特别优待啊。”

“有这么夸张吗?是,她是长得漂亮,可太过漂亮的人众星捧月惯了,一般都不好伺候啊,你说,如果她这么有魅力的话,她前夫为什么还要和她离婚?”

“ 是啊,她前夫会和她离婚肯定是因为她其实也并不是一个好女人吧。”

“就是,你们肯定不是京城人,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吧?”

“就是,你们以为她的公司真的是无缘无故得来的?她的公司现在市值过千亿,她前夫会嫌钱多的离婚了还把公司送给她?就是因为她漂亮?别做梦了,我可听说了,是她动用家里的势力强行将公司要过来的。”

“ 天啊,这么过分?”

“不然你以为?她现在再有钱,再漂亮又怎么样?在我们京城,你以为真的有人会真心的喜欢她吗?如果她哪天真的恋爱结婚了,多半啊,那男人都是冲着她的钱和她的背景去的。”

“就是,而且……”

那人声音越说越小声:“你没现这次来的年轻帅哥特别多吗?”

“对啊,那又怎么了?”

“ 那是因为大家都打听到了简芷颜离婚很久了,女人三十如狼似虎啊,她肯定缺男人,而那些男人却缺钱或者是缺机会的,要是攀上了简芷颜,好处自然是少不了的,尤其是她还长得这么漂亮,就算什么好处也没捞到也不回吃亏,是吧?”

“原来是这样。”

难怪她们现在简芷颜刚出现的时候,那些帅哥都想找机会涌到简芷颜那边去了。

她们之前还以为他们是为了目睹京城第一美女的芳容呢,现在才知道,或许比起简芷颜的美貌,他们更喜欢她的钱和权。

在周围的人都低声的说着简芷颜八卦的时候,朱咏烟在现场听着,嗤笑的抱着双臂。

就算简芷颜得到了沈白集团又怎么样,她这辈子怕是再也不会找到一个真正爱她的人的人了。

“咏烟,你们是同学,等一下跟我和我上司跟简芷颜介绍一下吧。”

这时,朱咏烟的丈夫说。

“ 我说过我和她不熟,没什么好介绍的。”朱咏烟冷冷的说,一点都不配合。

她丈夫的上司皱了眉头,觉得朱咏烟不够懂事。

在场的人有多少是真的关系好,真的很熟悉的人?大家都是逢场作戏而已,最主要的是抓住机会赚钱,别的都不重要。

而朱咏烟也三十多岁了,竟然连这个道理都不懂。

“就算不熟,你跟她说一句话,也总比我们这些她没见过的陌生人强啊。”她丈夫皱眉,不满她的不给面子,可想到现在需要用到她,也不好把话说的天难听,就忍着了。

“我说过我不会去跟她打招呼的,要去你自己去。”

她冷冷的说完,冷看了一眼简芷颜,简芷颜似乎也感觉到了她的视线,看了眼过来。

看到她,简芷颜撇了撇唇,不甚在意的转移了视线,和几位重要宾客们聊着的唐泽此时也走了过来,领着她去和几名宾客打招呼,也跟她说:“刚才国外的公司出了点事,我给你打电话打不通,就跟先生说了,先生现在在处理,说晚一些才能到。”

“嗯,他给我信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