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臭小子,我要杀了你!”被说中心事之后,那判官像是疯了一样仰天长啸一声。

瞬间以她为中心,黑色冰晶蔓延开来,仿佛要将世界上的一切都冰冻住。

只不过她的这点能力不过徒劳,孟川身上的血气之火再次燃起,轻松将这寒气抵挡在外。

判官一声长啸之后身体如炮弹一样弹起,同时她的手掌上凝聚着浓重的九幽寒气,已经形成实质,化为一个半米大小的黑色冰晶手骨,朝孟川狠狠抓去。

孟川隐隐面露不屑,凌空拍出一掌,顿时鸿蒙紫雷咆哮而出,其中夹杂着地心火的精粹,这股至刚至强的力量席卷而过,丝毫不给判官任何机会。

那黑色冰晶手鼓瞬间便被鸿蒙紫雷摧毁,化为晶莹的粉末。

判官本人也被抽飞出去,在空中大口大口吐着鲜血。

“对付你们何须偷袭?如果不是我看中了你们的血气,在你们四个出现的那一瞬间,就已经被我一剑杀掉了。”

说完,孟川单手凭空一抓,便将身受重伤的判官抓回,一并投入了梁鼎之中。

随后孟川将梁鼎收起,继续向下行进。

地府第十七层,随着判官四人部死去,顶部一块砖瓦轰然碎开,落在了黄泉水中,荡出一片片涟漪。

随后那砖瓦碎块便升腾起一阵烟雾,转眼间便被黄泉水腐蚀得干干净净。

清纯美少女双马尾调皮可爱图片

秦广王抬起头,语气中有些不敢置信:“判官他们死了?这不可能吧,这才多长时间?”

身形最为高大的黑袍男子脸色也极不好看,开口说道:“四人的生命气息消失了,前后死去的时间应该相差不到一分钟。”

“看来打入地府的这个人很不简单吧,就连判官他们一同出马,也被瞬间杀死。”

“楚江王,我觉得事已至此,你是不是应该出去看看?再任由那人胡来,咱们鬼门关数百年的底蕴可就要被屠杀大半了。”

之前最先开口的那个男子正是楚江王,他冷哼一声,很是不满地说道:“我若是离开了,谁来镇压此人?”

“你可别忘了鬼王大人进入第十八层之前所交代的事,在他出关之前,此人的看守绝对不能出现任何问题。”

“依我看,还是平等王你化出一具身外化身,到上面去与此人好好谈谈吧。”

“问清他到底因何来咱们地府大闹一场,如果能妥善解决自然最好。大不了日后等鬼王大人出关,不需要咱们十人在此看守,再去找上面这臭小子清算。”

“如果妥善解决不了,就把他引到这里,咱们来个瓮中捉鳖,让他知道知道咱们鬼门关的厉害。”

平等王似乎并不愿意做这一切,但是事已至此也容不得他拒绝,于是他索性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吧,我就去上面看看此人到底因何而来,是谁给他的勇气敢大闹咱们地府。”

他话音一落,头顶上便凝聚出一团黑影,顺着向上的通道离开此处。

另一边,孟川继续向下,毫无阻拦地连续穿过了接下来的五层囚牢。

这五层中每一层也仅仅关押了两到三人而已,无一例外都是通神境的强者。

只不过这些人中也没有一个人姓孟,这让孟川的心不禁沉了下去,因为自己已经来到了第十五层,再走三层,整个鬼门关便被自己部搜查完一遍了。

如果依旧发现不了自己父亲的下落,那如何去寻他的线索也就断了。

第十六层并没有任何生命气息,所以孟川只能把希望放在自己也感受不到的,有阵法拦着的第十七层和第十八层。

孟川刚来到第十六层,就看到了之前判官等人所沉睡的五个石棺。除此之外再无他物,更没有被关押起来的囚犯。

不仅如此,孟川甚至没有找到通往第十七层的通道,似乎整个地府最底层就在此处。

只不过孟川感知能力惊人,还是能够知道自己脚下还有两层。

就在孟川不知出路,打算直接用蛮力开辟出一条路来的时候,一个黑影穿过墙壁,凝聚为一个模糊的人体,徐徐出现在了孟川的面前。

“住手!”这黑影嘶吼了一声,顿时这一阵音浪便将地上的石棺部掀飞出去。

看起来这黑影的实力甚至比之前的判官还要强横,而孟川自然看得出,这也仅仅是黑影主人的一具化身而已,并不能发挥出它主人部的实力。

如此看来,这人的实力距离羽化大能也不过一线之隔。

只是如此一具身外化身,想来阻止孟川还是有些不够看的。

这朦胧的黑影声若洪钟,震得这不算太大的第十六层厚重的墙壁都嗡嗡作响。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擅闯我们地府,还杀了这么多人?”

孟川站在此处浑然不惧,缓缓说道:“你就是那所谓的鬼王?”

黑影回道:“我不是鬼王,是鬼王坐下十殿阎王之一的平等王,来替鬼王大人传递命令的。”

十殿阎王之一?孟川一听便知,像黑影本尊这般身份的强者,脚下应该还有九个。

之前的资料上说鬼门关仅有鬼卒、鬼将和鬼帅,并没有听说过十殿阎王这种级别的人物,想来他们应该更加神秘。

“我在问你话呢,你到底因何而来?竟敢大闹我们地府!”那黑影见孟川沉默,极其没有耐心地再次喝问一句。

“我来找个人。”孟川淡然地说道。

“我堂堂地府,是你说来找人就能进来的吗?”黑影怒吼道:“快滚出去,要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如果不找到此人,我是不会走的。”

“你对我不客气这种话,还是你本人过来说吧,区区一具身外化身,我一个不高兴就能让你灰飞烟灭。”

这黑影沉默片刻,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一样,语气竟然有所缓和,低沉着说道:“我鬼门关是什么组织你应该知道,但凡被抓到这里来的,绝不可能再被放出去。”

“但我今天可以给你个面子,告诉我你到底想找什么人?只要你肯就此罢手离开这里,这个人我可以让你带走。”

“可以,我要带走的这个人,只要你将他放了,我就离开。”孟川说着,将自己随身携带的那半块鬼门关拘捕令扔在了黑影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