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长思之后,找到了问题所在,青阳稍稍调整了一下心态,又开始了第二次炼制。之后青阳的每一次尝试都跟之前差不多,失败了,寻找原因,等找到问题,调整好之后继续尝试。

不知不觉五六天时间过去了,青阳连续尝试了三十多次,也失败了三十多次,也就是说,他浪费了三十多份材料,却一次都没有成功。青阳没有像上次炼制聚元丹那样,出现急躁的情况,也没有怀疑自己的天赋,甚至都没有起身放松,因为他知道这是必然的。

丹术提升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而且等级越高提升起来越困难,在清风殿青阳之所以那么容易成为丹师,是因为起点高,他有大量经验可以参考,他站在清风殿无数前人的肩膀上。

如今不同了,没有前人经验可以参考,一切都需要自己摸索,难度可想而知,如果炼制聚元丹也像之前那样随便就能成功,那天下早就丹王遍地走了,而不是像现在,丹王似乎比元婴修士都罕见。

所以炼丹考验的是一个修士的综合能力,不仅包括修为高低、真元多少、神念强度,还包括修士的眼光、决断、天赋,甚至还包括修士的心性、毅力、适应能力、抗压程度等等。

如果是其他修士,连续失败几十次,浪费了价值近千灵石的材料,这时候已经心疼的满地打滚了,青阳却不存在这个问题。三十多份材料看起来很多,但是对于青阳的身家来说倒也不算什么,何况这些材料根本就不是他自己的,根本用不着心疼。

良好的心态是成功的关键,青阳完不受其他因素的影响,失败了总结经验重新开始,经过一次次的尝试,连续浪费了五十多份材料,他终于成功炼制出了一枚聚元丹。

看着手中的聚元丹,喜上心头,总算是成功了,五十多份材料总价值差不多一千多块灵石,花费这么多灵石才炼制出一枚价值不到一百的聚元丹,成功率可谓是低的吓人,所以说好的丹师都是材料堆出来的,没有强大的势力支持,很难培养出一个高明的丹师。

想起当初在炼气期圆满的时候,仅凭十份材料就炼制出了两枚筑基丹,现在想起来,其中充满了侥幸,当时胆子真是不小。

当然,筑基丹能够成功,这也是因为两者难度的不同,聚元丹是金丹级别的丹药,筑基丹师炼制聚元丹,之间的跨度太大,就如同筑基修士突破金丹境界一样困难。而筑基丹是筑基级别的丹药,虽然属于其中较难的,可当时青阳早就因为大批量炼制聚气丹,把丹术提升到了筑基丹师水平,只是换了一种丹药炼制,难度相对较小。

青阳甚至想过,自己若是能够熟练炼制聚元丹,把成功率提升到三成以上,那么自己就是金丹丹师了,若是尝试炼制筑基修士突破金丹期所用的结金丹,恐怕也是这种情况,只是结金丹的材料更是罕见,其价值更是高的离谱,稍有失误,损失的可能就是数千、上万灵石,若是有机会,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还像当初那么镇定。

想的有点远了,青阳连忙把思绪拉了回来,看了看手中的聚元丹,他并没有继续炼制下一份材料,而是坐在那里细细品味刚才的经过,失败了要分析问题,成功了也要总结经验,才能有所提高。

Dream Girl

有了第一次成功的经验,之后青阳炼制聚元丹的时候就比较有信心了,一次次的尝试,一次次的总结,一次次的提高,青阳的丹术也在飞快的进步着,一百份材料用完的时候,青阳的手中已经有了四枚聚元丹,相当于之后的四十多份材料成功了三次。

等一百多份材料部用完,青阳手中聚元丹的数量达到了十一枚,成功率差不多达到了一成半。这个成功率跟真正的金丹丹师比起来还差得远,若是以这个水平帮人炼制聚元丹,估计能赔死。

可对于青阳这个初学者已经很不错了,要知道,很多学过丹术的资深的金丹修士都没有这个水平,而青阳仅有筑基三层顶峰的修为,就达到了很多金丹修士都难以企及的高度,可谓是骇人之极。

一百多份材料差不多价值四千灵石,对于端木家来说也是一个沉重的负担,关键这些材料比较难找,就算是有灵石都不一定能买得到,材料部用完了,青阳也没好意思再找端木松去要。

能把丹术提升到这一步已经很不错了,青阳没敢有再多奢望,至于那丹王会,尽人事听天命,丹王衣钵哪有那么容易得到?

青阳不提要求,那端木松也乐得装糊涂,端木家复兴也是需要大量资源的,不能都浪费在青阳身上。在他的心目中,青阳炼制聚元丹的事情肯定是失败了,一百多份材料恐怕连一颗聚元丹也没有炼出来,肯定是这个原因,青阳才不好意思再找自己。

一百多份材料部用完,花费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为了提升丹术,可谓是紧张到了极点,神念消耗极其严重,精神长期紧绷着,注意力不能有丝毫松懈,哪怕是筑基修士,时间长了也受不了,那种深层次的疲惫很难在短时间内得到缓解。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青阳没有做别的,只是每日在静室之中修整,提升实力,消解疲惫,为即将到来的丹王会做着准备。

当然,每个月的固定时间,端木霏姐弟还会来到青阳的院子里学习草丹之术,经过将近五年的学习,两人的丹术都有了很大提升,尤其是端木霏,已经接触到了很多筑基级别丹药的知识,请教的问题也越来越高深,似乎也对即将到来的丹王会有想法。

距离丹王会开始的时间越来越近,端木家上上下下这段时间很是忙碌,一方面是对即将举行的丹王会进行准备,另一方面也是五年之约将近,青阳很快就要离开,端木家需要未雨绸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