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shu.co,最快更新重生之球首富最新章节!

“赵姑娘,您这是等谁呢?这一上午都出去好几趟了,要不您告诉我我出去帮您看着点。”

门房门卫看着赵心怡说道,他是知道这个龙钢的大小姐的,人长得漂亮,说话和气,又是厂长的千金。

看赵心怡这一上午,明显就是在等人。

可是什么人又值得赵大小姐这么心不在焉的等一上午呢。

“谢谢您老伯,不过不用了,我等我老公呢。”赵心怡说道。

“老公,对,听说过结婚了,男方是什么人啊?不在龙城工作吗?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

门卫老头顿时一大堆问题涌来,这么大岁数了,八卦心依然这么厉害。

“他不在龙城工作,这不是过年吗?今天回家,接我回家。”赵心怡笑了笑,礼貌的回答到。

“不在龙城工作,那在哪?在京城吗?要我说其实京城也就那样,还不如咱们守家在地的好。”

门卫老头从来没有想过赵大小姐的丈夫回在晋省下边的市里边工作。

因为在晋省,龙钢就是个顶个的企业了,有赵刚在,进龙钢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牛奶夏天时光

所以排除了龙城,那就只能够是在京城工作了。

“不是,在上党市工作。”赵心怡随意的说道,眼睛还一直看向窗外。

“哎呀,上党市啊。”老头一惊,然后开口道:“那怎么不在龙城呢,那地方虽然是革命老区,但是没有什么发展啊,回咱们……”

老头还没有说完,就看见一辆黑色的轿车远远的驶了过来。

等靠近了一看,老头顿时赶紧走了出去。

“高级轿车啊,别是什么领导又来视察了吧,可是没有接到消息啊,”老头心里嘀咕着,也顾不上和赵心怡闲聊,赶紧推门出去。

“您好,”老头刚开口就看见后座上摇下了车窗,露出一张年轻的不像话的脸。

老头凭借多年的经验,觉得有些不对劲,一般来说这么年轻的脸,一般都出现在副驾驶坐上,那是秘书坐的位置啊。

怎么坐到领导的位置上了。

不过还没有等他开口,就看见年轻人打开车门下车了。

没错,年轻人就是姜小白,而姜小白摇下车窗本来是想打个招呼,开车进去。

结婚没有想到竟然在门卫老头身后看见了跟出来的赵心怡。

“心怡,不是说了,在厂子里等着就行吗?怎么跑门房来了。”姜小白略带责怪的说着,眼睛里却满是欢喜。

赵心怡也差不多,看着姜小白眼睛都发亮。

“门房不也是厂子里嘛,”

要不是在厂子的大门口,赵心怡都要扑倒姜小白怀里了。

“上车,我们回家。”姜小白打开了车门,送赵心怡上车,然后也上车关上了车门。

车子都没有进厂子,就在大门口调头,然后开走了。

“这就是赵大小姐的男人啊,在上党市,这是在上党市干什么工作啊?多大领导啊,这么年轻嘛?”

老头心里嘀咕着,返回了门卫房里,但是却没有再嘀咕说为什么不在龙钢工作的话。

龙钢有小轿车的一共才几个人,都能够数的轻,无一不是大领导,而且都是论资排辈,没有五十岁也得四十七八岁了。

姜小白就是在龙钢再有赵刚照顾,也不可能这么年轻就开的上小轿车。

留在门卫老头胡乱猜测的时候,赵心怡在车上被姜小白牵着手。

挣扎了两下,没有挣脱,这才老老实实的让姜小白牵着。

她还是不习惯在外人面前和姜小白有亲密的举动。

“最近怎么样?”姜小白盯着赵心怡俏丽的容颜,柔声问道。

铁汉也有柔情,更何况姜小白了,这一走就是小半年没有见过面,当然也想赵心怡想的厉害。

“挺好的,工作上还是那样,知道的,我爸在别人也不敢欺负我,就是年底的工作,还是比较忙碌的……”

两人聊着没一会就到了家门口,姜小白下车,拎着给家人带的衣服,和赵心怡回了家。

衣服当然都是自家服装厂生产的。

赵心怡也和家里说了,姜小白回来的消息,再加上今年是小年。

干脆姜母就把家人都叫了回来,大家一起吃顿饭。

就在姜小白进门之前,姜子建还贱贱的说道:“妈还是最疼老三,看这老三一回来,又是包饺子,又是整这一大桌子的菜。

像我们这种陪在身边的就没有这个待遇了,平时回家有口剩饭就不错了。”

“个小兔崽子,家里什么时候缺吃的了,我和个老妈子似的伺候一日三餐,现在还挑理了。”

姜母才不会惯着姜子建呢,笑着骂道:“再说了,这个家谁都有理由挑理,就没有,瞧瞧都多大人了,还没有个对象,明年再不结婚,过年就别回来了,单位值班得了。”

姜小白进门就听见姜母在絮絮叨叨的说着二哥。

“得,算我嘴贱,行,当我没说行不行。”姜子建赶紧讨饶,其实这个家里除了姜小白。

变化最大的就是姜子建了,上大学之前,性格内向,沉闷,平时回家了就是钻在屋里看书,就是一个典型的书呆子。

可是大学毕业工作以后,整个就像换了个人似的。

尤其是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候,嘴上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好像要把前二十多年没有说的话,部都给补上似的。

“对啊,妈,二哥是该找对象了,赶明,您拎点东西上王叔家,趁着现在过年都没事,让二哥天天相亲去,省的他平时借着工作忙不去。”

姜小白说着,姜家大厅所有人顿时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老三回来了。”

“小白回来了。”

“老三,”姜母行动最快,第一个冲出了屋子。

上下打量着姜小白,又瘦了。

“快,进屋,说的对,平时二哥就总拿工作的借口搪塞我,整的好像那么大个单位,离了他不行似的。

下午我就拎东西上王叔家。”

姜母一边拉着姜小白往屋里走,一边点头说道。

旁边的姜子建脸色顿时就苦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