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域,神凰族。

如今的神凰族与往常相比发生了些许变化,自荒域大比结束后,神凰族中年轻一代逐渐开始接管长辈的身份,隐隐有独当一面的趋势。

譬如,凰九天便一直跟在凰苍身边修行,而凰霆则跟着大祭司,两人修为相比于荒域大比之时,已经有了极大的进步,如今两人都已踏入元皇五层境界,进步神速。

至于火儿,她一直在神女峰跟随神女修行,从未下山过,以至于神凰族中,几乎没有人知道她在这段时间内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这一天,紫凰山外有一道英俊无双的青年身影降临,他目光打量着周围的一切,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出往昔发生的一幕幕画面,嘴角掀起一抹淡淡笑意,似乎没有太大变化啊!

这青年自然是秦轩,他准备前往龙族,想着先来神凰族看看,不知火儿和若溪如今过得怎么样。

“少侠,你终于来了!”

此时,远处有一道激动的声音传来,只见一道身影从远处飞速掠来,眨眼间便出现在秦轩面前,正是青煜。

他双眼放光的看着秦轩,上下扫视着,忍不住咋舌道:“没想到这才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你竟又突破了境界,这等修炼速度未免太可怕了,恐怕用不了多久,我都会被你超越了!”

“哪里的话。”秦轩笑了笑,道:“火儿和若溪在哪里?”

“九公主在神女峰上修行,而夫人正在宫殿中修炼,她还不知道你到了,见到你出现,想必必定会格外欣喜。”青煜嘿嘿的笑道。

“她在修行吗?我去看看。”秦轩道,说着他脚步迈出,朝一处宫殿走去。

秀美小梓大展细软腰枝极其迷人

此时一座风格典雅的宫殿中,有着一道白裙美丽身影安静坐在那里修行,她周身盘旋着极为雄浑的天地灵气,犹如形成了一股能量旋涡,灵气源源不断的涌入到她娇躯中,她周身弥漫出一轮轮银色的光华,宛若九天仙女一般,让人生不出亵渎之意。

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女子身躯轻颤了下,美眸顿时睁开,眼神中流露出一抹迷惘之色,是他回来了吗?

不过,这又怎么可能呢?

她下意识回过头,却猛然看见那道记忆中最熟悉的身影竟站在那里,正眼含微笑的看着她,那眼神是那么的温柔,像是蕴含了无限深情。

空间仿佛凝固在这一刻,时间停止流动,一切是那么的自然和谐,让人不忍去破坏。

当看到那白衣身影的刹那,段若溪娇躯猛烈的颤抖了下,嘴巴微微张大,仿佛看到了极不可思议的一幕,甚至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这是在做梦吗?

“若溪,我好想你。”

一道温柔的声音传出,秦轩走到段若溪面前,张开手臂,轻轻将她拥入怀中,闭着眼睛,没有说一句话,就那样抱着,画面无比的温馨。

段若溪双手环抱着秦轩的胸膛,抬起脑袋,看着近在眼前的英俊脸孔,晶莹的眼眸微微泛湿,一行泪水顺着脸颊滑落而下,却散发出一丝幸福的味道!

“我也好想你。”段若溪呢喃道,如同梦呓一般。

“对不起,让你等了这么久,是我的过错。”秦轩内心极为愧疚的道,不用问他也能猜到,若溪这些天必定是极为孤独的,不然,也不会将时间都花在修行上。

“我没事,我能照顾好自己的。”段若溪轻声道,像邻家小女孩一般,那温柔的声音像是要将人融化一般!

秦轩目光深情的看着眼前这张世间绝美的脸颊,顿时情难自已,微微低头,一时间,四目对视,气氛顿时变得旖旎起来。

看着段若溪的眼睛,秦轩缓缓低下头,下一刻轻轻吻在那柔软之处,段若溪便也任由着秦轩,闭上眼睛,脸颊上绽放出一抹绚丽的笑颜,无比的灿烂,仿佛令天地都要失去颜色!

良久,唇分。

秦轩眼神宠溺的看着怀中的美人儿,摸了摸她的脑袋,声音柔和的道:“这几天,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只是这几天么?”段若溪立即抓住重点,反问了一句,语气中像是透着几分撒娇的意味。

“呃……”秦轩顿时愕然,见段若溪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终于抵挡不住,解释道:“过些天我要去龙族一趟,我体内有一个龙胎,需要借助龙族的力量使其苏醒。”

“龙胎,是龙的子嗣吗?”段若溪美眸顿时露出一丝好奇之色,仿佛忘记了刚才问的问题。

秦轩深深的看了段若溪一眼,他哪里看不出,若溪是故意表现成对一切都不在意,只是不想让他担心,他心中的愧疚之意更深了几分,心中暗暗下定决心,等他有了真正能立足天玄的实力,一定永远不让若溪离开他身边。

“龙胎,是一位上古龙族强者的灵魂孕育而生的,如果孵化出龙胎,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便意味着那位龙族强者得到重生了。”秦轩轻声解释道。

段若溪听到此话眼睛顿时睁大,目光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秦轩,惊讶的道:“你是说,在你体内,有一位上古时期龙族强者的灵魂?”

“可以这么说。”秦轩点了点头。

段若溪眼睛眨了眨,露出一丝思索之色,又问道:“那如果龙胎孵化出来了,是不是就要回到龙族了?”

“这可不一定。”秦轩眼中浮现出一抹狡黠之色,道:“龙胎一直在我体内,算是吸收我之血脉生长的,如果真孵化出来了,它会有一些龙族的记忆,但对我也会有一些亲切感,未必肯回龙族。”

“这样啊。”段若溪臻首轻点,又小鸟依人般的依偎在秦轩的怀中,秦轩一笑,和刚才一样抱着她。

宫殿之外,一颗古树上,青煜身体斜躺在上面,神色看上去有些慵懒,嘴里还念叨着:“真是久别胜新婚啊,太让人羡慕了!”

接下来的几日,秦轩大部分时间都陪着段若溪,两人离开了紫凰山,在附近的山脉游山玩水,过着普通人一般的生活,极为的悠闲,无忧无虑!

这一天秦轩又回到了紫凰山,青煜来到他面前,秦轩称找他有事。

“接下来我准备去神女峰走一趟,再和族长见一面,不回这里了,若溪,还是要拜托前辈照顾。”秦轩看着青煜道。

“明白,你放心去吧。”青煜微微点头,从一开始便他知道秦轩不会在这里停留太多时间,有许多事情都需要秦轩去完成。

“如果遇到了困难,便去找火儿,若是连火儿都无法解决的话,可去落日孤烟城找我师尊,他老人家一定会出手相助的。”秦轩又叮嘱道,心中有些放心不下。

“知道了。”青煜笑着点头,想当初龙皇天要杀秦轩,结果逼出了琴圣的分魂,葬送了自己的性命,以琴圣的实力,这世上想来没有多少难题是他解决不了的。

“我走了,你也多保重。”秦轩对着青煜抱拳道,随后只见一阵空间光芒涌现而出,他身体消失不见。

当秦轩消失的那一刹那,一道白裙身影从宫殿中缓缓走出,那双美眸噙着一行泪水,凝望着秦轩刚才站立的地方,眼神中透着浓浓的不舍依恋之意。

即便秦轩已经离开很久了,她依然站在那一动不动,如同雕塑一般。

即便等到秦轩离开她才出来,但那股思念之意根本无法止住,仿佛这一别,便是永远。

“唉。”青煜看了一眼宫殿的方向,心中不由叹息了一声,他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但却无能为力,世上很多事情都无法两,除非能站在世界的巅峰,才有资格主宰一切。

…………

神女峰乃神凰族主山之一,与族长居住的神凰山、大祭司居住的丹霞山齐名。

神女峰相较于周围的其他山峰少了几分锋锐之意,更显得有些秀丽,绿意盎然,透着勃勃的生机,山峰周围缭绕着一层薄薄的云雾,透着一种朦胧之感,宛若世外之境,让人好奇里面究竟藏着何等景象。

此时,一道白衣身影来到神女峰之下,正是秦轩。

神女峰乃是神女居住之地,秦轩乃是晚辈,而且又是前来拜访的,自然不能直接御空上去。

山间有着一条蜿蜒的青石古路,直通山巅,非神凰族之人,无论身份地位高低,都只能通过这条古路登山,否则便是对神女的不敬,将引来神女的怒火。

秦轩抬头看了一眼眼前这座壮丽秀美的山脉,眼中浮现出一抹期待的神色,也不知道火儿现在变成什么样了,他也有一段时间没见到这丫头了。

抬起脚步,秦轩踏上了青石古路,一步步朝山巅走去。

当秦轩踏上古路的那一刻,神女峰之巅,一道美丽若仙的女子美眸忽然睁开,露出一丝诧异之色。

随后她看了一眼正在她身旁安静修行的年轻女子,贝齿微启,轻笑着道:“有人来找你了。”

话音落下,年轻女子也睁开了眼睛,明媚动人的眼眸中透着几分灵动的神采,令人着迷。

她神色愣愣的看着师尊,有些茫然不解,有人来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