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青铜门的暗格并不会识别丹药是不是本人炼制的,想要投机取巧也是可以的,拿别人炼制的养元丹也能通过。不过对于很多丹术不高的人来说,这样做完没有意义,丹术不高,就算是进入了丹王殿,也不可能通过考验,还白白浪费了三颗养元丹。

这也算是丹王会额外的一个关卡,代价就是三枚养元丹,大约三十块灵石。有人明知道自己实力不足,但是想进入看看热闹,熟悉一下丹王会的氛围,为此付出三颗养元丹也完可以。

在场有不少人都是第一次参加丹,不过大家在来之前都提前做过功课,对丹王会的大致情况都有了解。百里伯简单介绍了情况之后,从纳物符掏出了三颗养元丹,投入青铜门的暗格之中,然后朝着门口的迷雾走了过去,很快身影就消失在了迷雾之中。

百里伯之后是吕元,吕元之后是百里仲,随后百里家又进去了一个筑基二层的二代子弟百里湖和一个炼气圆满的三代子弟百里青,光是一个百里家,前前后后就进去了五个人。

随后轮到西门家,西门鹰当仁不让,第一个进入了迷雾,之后又进去了三人,虽然没有百里家人数多,却也不差多少。慕容家也是四个,慕容竹、慕容梅、二代子弟慕容炼,三代子弟慕容书。

南宫家也是四个人,南宫驰、夏孟、二代子弟南宫平、三代子弟南宫睿,因为夏孟是南宫家寻来的外援,真正算起来只有三人。

至于端木家,总共来了四个人,端木桐对于丹术又一窍不通,能进去的也就青阳和端木霏姐弟了。端木霏还稍好一些,据说最近两年端木松对她进行了特别训练,丹术提升很多,已经可以炼制养元丹,至于端木霖,纯粹就是凑数的,养元丹都是姐姐替他准备的,一来进去长长见识,二来显得人多,免得端木家面子上不好看。

眼见其他人都进入了迷雾,青阳随手取出三枚养元丹,一一投入青铜门的暗格之中,随后朝着迷雾走了过去。

进入迷雾之后,神念忽然就失去了效果,眼睛和耳朵也无法发挥作用,所有的感知力就像是忽然之间被屏蔽了一般。这种情况下,若是有人偷袭,肯定防备不了,好在这种情况没有发生,大约十几息之后,周围的迷雾就消失了,而青阳也出现在了一处大殿之中。

整个大殿约有三十丈大小,造型装饰古朴而庄重,微微带着金属光泽,就仿佛部用青铜铸造的一般,没有门,也没有出口,看起来很是奇怪。在大殿里,还站着另外十几名修士,都是先青阳进来一步的那些参加丹王会的五大家族之人。

加上青阳整整二十个,筑基修士十四人,炼气修士六人,等于这次来丹王山的人,有一大半都进入了丹王殿。看来丹王传承的吸引力还是很大的,许多人明知道没希望,也想要尝试一下。

有的人参加过丹王会,对里面的情况见怪不怪,也有人第一次进入丹王殿,举目四顾,脸上满是好奇之色。

漫步鼓浪屿青春少女阳光甜美写真

就在这时,四周靠近墙壁的位置,忽然之间亮了起来,随后就凭空出现了二十道模糊的光圈,每个光圈的里面,隐隐约约都能看到一个标准的丹炉,旁边是一个平台,平台上则摆放着纳物符。

虽然大家早就听说过丹王殿里面的神奇之处,可真正见到的时候仍觉得大开眼界,这光圈就是大家比试丹术的地方,每人一个,是根据进入丹王殿的人数自动生成的。青阳也不由得有些好奇,不知道这些是千手丹王临终前就布置好的,还是这丹王殿本身就具有的功能,数百年来皆是如此,也不知道这是如何做到的。

百里伯似乎对这大殿里面的情况很熟悉,见到光圈出现,他目光扫视四周,分别冲着其他几大家族的人一拱手,道:“西门城主、南宫城主、慕容城主、端木家,丹王盛会至今已举办十一次,我等不肖子弟却无一能获得丹王传承,真是辜负了历代祖先的期望,如今新一届丹王会开始,希望大家这一次能超水平发挥。”

西门鹰摇了摇头,道:“不是我等不努力,实在是千手丹王他老人家设下的关卡太难了,当初五家的祖师们师从千手丹王,都无法通过传承考验,我们这些后人就更不用说了。”

西门鹰顾忌着百里家族的实力,没有提外面山坳发生的事情,慕容竹对此却不在乎,冷笑道:“西门老哥说错了,其他家族可跟我们不一样,早早就找了帮手,只有我们两家还被蒙在鼓里。”

慕容竹说的自然是百里家和南宫家分别找了吕元和夏孟两位知名筑基丹师来帮忙的事情,就连端木家也找了青阳这个外援,只有西门家和他们慕容家毫不知情,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丹王会举行了数百年,这一次估计要彻底终止了,丹王传承恐怕也要被外人抢走了,想起这些,慕容竹就心中不爽,话音刚落,也不顾其他人的反应,第一个就朝着附近的光圈走了进去。

其他几家的人也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口舌之争就算是胜利了,也不可能获得丹王传承,关键还是看个人的发挥,丹术能不能得到认可,于是各自朝着距离自己最近的光圈走去。

轮到吕元,他斜视了夏孟一眼,道:“姓夏的,丹王会开始了,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我要让你看看,谁才是蓝玉岛最有希望的筑基丹师,数年前输给你的耻辱,这一次我会连本带利讨回来。”

夏孟不甘示弱,脸上露出一丝冷笑,道:“是吗?那我就等着,看你这个手下败将如何翻盘,又有什么底气说这种大话。”

论口舌吕元根本就不是对手,他被夏孟一句话呛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能冷冷的哼了一声,朝着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光圈走去,随后夏孟也进入了他旁边的光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