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毁我一个万象金轮就沾沾自喜了?那如果我告诉你,我还有五个呢。”

孟川说罢,另外四个万象金轮也通体而出,在孟川身边盘旋。

平田半藏脸上的表情略有僵硬,眉头不自觉地皱起。

不过他依旧淡定,宛如隐世高手一般不紧不慢地说道:“一个还是五个都是一样的,我手中的镇魔,自然可以一剑劈开。”

“那你再试试吧。”孟川也懒得与平田半藏逞口舌之快,在气血的牵引之下,五个万象金轮合五为一。

就算是五个万象金轮合在一起,厚度也仅仅与一般的刀刃没有太多差别。但是五个金轮材质本就坚韧,又被大神庙历任活佛加持过,五个金轮叠加在一起的硬度远非一个可比。

万象金轮再次斩出,这一次孟川并不担心万象金轮会有什么损伤,因为这好歹也是藏区大神庙的传承圣物,要是这都能被桑国的剑砍断,那也太丢大神庙的脸了。

万象金轮自平田半藏当头斩下,平田半藏仅剩的眼睛微眯,同时出手一剑朝万象金轮砍去,意图将孟川的法器彻底损毁,这样对方就能任自己宰割了。

“叮!”

一声金属相撞的脆响。万象金轮合五为一,坚韧程度与刚才不可同日而语。平田半藏这一刀与万象金轮相撞,两把战兵法器都毫发无伤。

这等镇国级别的法器,坚韧程度自然可想而知。

只不过二者相撞,一道道锐利的音波极速荡漾开来,每一道都有震死一名宗师的威力。

70年代复古风

孟川捏了一个指决,顿时又是一道阵法升起,将在这里的看客部护住,免得他们被波及。要不然,单单是一道波纹所过之处,这些人都得爆体而亡了不可。

毕竟通神者级别的战斗,又哪里是普通人有本事观摩的?

万象金轮与镇魔相互厮磨,大片大片的火星外冒。

万象金轮本身的金光也已经转为赤红之色,而镇魔剑体也并非如刚才一样朴实无华,此时也有阵阵诡异

的青红二色光芒不停闪烁,似乎是妖刀中的邪祟已经苏醒过来,正在与万象金轮抗衡。

而这两把兵刃一较高下之时,最先撑不住的却是平田半藏。

平田半藏为剑术大师,剑法虽然精湛,是万象金轮压在他的头顶,他的身体早已不堪重负,竟然率先单膝跪地。

万象金轮被孟川以气血温养浸润,早已沾染了孟川的血气。

孟川的一滴血就能压死一位宗师,万象金轮沾染孟川血气之后,重量更为恐怖,虽然镇魔尚能抵挡,但是平田半藏身体已经逐渐老迈,明显不适合这种角力之争。

平田半藏见自己的镇魔出手没能像之前一样毁掉这金轮法器,索性大喝一声,剑刃一偏,来了一个四两拨千斤,将万向金轮挡开。而他本人也几个腾跃便转换了方位,远离了万象金轮。

孟川冷笑一声,驾驭万象金轮再次分开,宛如飞鸟一般追赶平田半藏而去。

平田半藏回身一记斩击挥出,五个万象金轮飘逸地躲避开来,同时朝着各个方位进攻,围堵平田半藏。

平田半藏的脸色愈发凝重,竟索性不再理会五个万象金轮的追杀,朝孟川疾驰而来。

他的想法很简单,万象金轮皆是由孟川操控,那么只要他能杀得了孟川,便不需要与这棘手的法器继续争斗。

孟川见平田半藏直接朝自己扑杀,避也不避,竟然直接迎了上去,同时一心六用,一边与平田半藏缠斗,一边控制万象金轮奇袭平田半藏。

二人已经由用法器攻杀,变为了近身肉搏。

平田半藏的镇魔锋利无比,而孟川的万象金轮也刁钻异常。所以二人如此贴身近战,完就是在比拼武道技巧,但凡谁能技高一筹,便可胜出。

“心刀流的奥义——无我!”

平田半藏在短兵相接之中,口中轻喝,竟然将自己仅剩的一只眼睛也随之闭上了。

孟川却能察觉到,平田半藏的感知能力非但没有受到限制,反而变得更加敏锐了。

因为自己的万象金轮无论从哪个方位攻击,都能被他第一时间识破,或是隔挡或是躲闪,很难伤及到他。

而且他每次出剑,也并非像川岛秀吉之前那般,每次挥出都要斩出一道剑气。他出剑,并未砍出任何剑气,只是出手速度更为凌厉迅速,似乎是将体力和精力部集中在了如何出剑上。

平田半藏进入了一种极其玄妙的状态之中,在这个状态中平田半藏知能,不仅可以躲避一切攻击,每次出手虽然并没有如同之前一样惊天动地,但是凭借他的剑术以及镇魔的锋利,在短兵相接之中同样极其危险。

孟川察觉到,万象金轮无论如何发动,都始终伤不到平田半藏之后,便打算侧身离开,与平田半藏拉开距离。

不过孟川向后撤一步,平田半藏便往前进一步,始终与孟川保持一个距离,这距离正好能让孟川身处镇魔可以劈砍的范围之内。

“不要再枉费心思,想要逃离了!”平田半藏身体几乎化作残影,出剑稳准狠,一招一式几乎没有任何破绽与缺点。

“我已经人剑合一,进入无我的境界中,立于不败之地。只要你露出破绽,我就能趁虚而入。”

“或许我那不争气的徒弟无法伤你,但是我手中的剑是镇魔而非鬼哭,就算是你也绝对抵挡不住!”

剑与剑不一样,这也就导致了孟川想像之前挡住川岛秀吉的剑一般挡住镇魔,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

如此一来,平田半藏凭借自己对于剑道几乎达到极致的理解,进入了这种无我状态,已经算是稳操胜券了。

但无论孟川如何躲避想要摆脱平田半藏,他都始终如影随形频频出手,招式并无任何花哨,但是迅猛凌厉。

石破天见孟川似乎陷入苦战,不禁为他捏了把汗:“不愧是桑国上个世纪便已经成名的剑道大师,这等人剑合一的状态,可是每一个修武之人都渴望进入的呀!”

“孟先生想赢这种剑术修道极致的通神者,怕是很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