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shu.co,最快更新太古丹尊最新章节!

叶水寒悲愤的摇摇头,脸上挂满屈辱的泪水。

老大为了救他,独闯暗夜之森,搞得遍身鳞伤,还遭受宇文天宰的羞辱。

对一个爷们来说,真是莫大的耻辱。

换成叶水寒自己,他就不活了。

“其实我应该先让自废丹田,再断去手脚。只是,断去手脚和废除丹田之事,老夫必须亲手来实施,这样才能泄了我的恨意,立刻将的上衣扒掉!”

随着秦浩解下白衫,宇文天宰崩着牙齿命令。

秦浩随即又脱下上衣,露出健硕的身板,肌肉块条条可见,还有人鱼线。

“裤子,裤子也扒掉!”

宇文天宰再次下令,口吻非常嫉妒。青年人的身材就是好。

对此,秦浩又脱下裤子。

“还有裤衩子也扯下来,否侧,我捏死他!”

中国第一美女空姐项瑾大气写真

宇文天宰怕秦浩裤衩子里也藏有杀器,于是大手一吸,把叶水寒提起,箍住对方的脖子,掐得叶水寒快断气。

“确定要我脱下裤衩子?”

这一次,秦浩没有脱,而是反问。

“废什么话,老夫让脱,就给我脱!”

宇文天宰昂起鼻子道。

“行,别后悔!”

言毕,秦浩脱下最后一件遮羞之物,赤露站在对方的面前,表现的大大方方,傲气无比。

“擦!”

宇文天宰的眼神刚落在秦浩身上,眸光异常吃惊,也是带着自愧之色,恨恨的说道:“没想到,小子的资本如此雄厚,老夫倒是小瞧了!”

凭心而论,宇文天宰除了自愧不如,还带着分外的羡慕。

“现在把的剑,以及空间戒指丢过来!”

宇文天宰继续下令,他已经坚定,秦浩身上没有藏杀器。

秦浩就像个小绵羊一般站着,软弱无力。

“唉!”

望着宇文天宰蠢猪般的作风,秦浩摇摇头,摘下空间戒指,连同紫陨剑一起丢向对方。

这可不是普通的空间戒指,而是太虚神鼎幻化的神器。

但秦浩丝毫不为此担心,落在宇文天宰手里,太虚神鼎也发挥不出半点作用。

毕竟,需要不灭轮回决,方可催动太虚神鼎。

“呜呜……”

当秦浩摘下空间戒指的一瞬,叶水寒大力的挣扎起来,他剧烈的反抗。

他知道,失去空间戒指,秦浩再也没有半分的依仗,如同案板上的鱼肉。

“啊哈哈哈……小子愚蠢至极啊!”

宇文天宰肆无忌惮的大笑,丢垃圾一样,丢开手里的叶水寒,接过紫陨剑以及空间戒指。

然后,他在剑身上弹了下,发出“叮”一声鸣音。

他的双目露出赞赏之色,他兴奋的说道:“好剑,好剑呐!”

此剑,材质可列入下品圣器之列,似乎还有升级的可能性,是件极为难得,并且相当不错的宝贝。

赞叹完了宝剑,他又意念探查空间戒指,面色随之一怔,接着,身躯剧烈的颤抖起来:“竟然有如此多的法宝,这是……这是一整套圣器装备啊……”

他的声带颤抖,似乎带着哭腔,言语之间,他取出了圣战套装。

圣战套装,是秦浩由独孤志身上扒下来的。

其中有圣战神剑,圣战护腕,圣战护膝,圣战神靴,圣战宝甲,披风……还有头盔。

“我一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好的装备,如今能穿在身上,我死而无憾了!”

宇文天宰昂头哭泣,激动的泪流不止,大有一副小人得志的感觉。也如同要饭的捡到了富贵人家扔掉的衣服,充满了喜悦。

但他没有穿戴,而是继续探查空间戒指。

“这是……这是爆元丹!”

轰隆!

宇文天宰震撼了。

他知道此丹的功效,服下之后,可在一刻钟之内,爆发整整一个大境界的修为,他五阶玄圣吃掉后,可以爆发五阶天圣的修为。

此丹,价值连城,有价无市。

“我一辈子从未见过如此高品质的丹药,居然是枚绝品爆元丹,我又可以死而无憾了!”

宇文天宰再次仰天而泣。

对此,秦浩像看傻逼一样的望着他。

但叶水寒,却是心痛无比,心头更加的自责,充满了愧疚感,甚至是负罪感。

如果不是因为他,秦浩就不会失去那么多宝贝。然而下一刻,秦浩失去的还有生命。

“这居然是翻地印,是丹阁中级长老才配拥有的东西,我发啦,我这次不仅可以死而无憾,我死无葬身之地都可以含笑九泉呐,我五马分尸剁碎了喂狗都值得!”

随着一声惊天的大哭,宇文天宰又发现了翻地印。

丹阁在西凉大地,乃属于巅峰巨无霸存在,出产的翻地印是宝贝中的宝贝。除了可以当武器使用,还象征着使用者高贵的身份。

“继续,里面还有呢……”

秦浩抱着双臂说道,很是随意,表情仿佛在嘲笑宇文天宰。

“老夫就不继续看了,再看下去,也许我会激动而死。所以我决定,现在立刻虐杀于,为我的孙子儿子报仇雪恨,先废丹田……”

宇文天宰脸色一变,陡然间,他凌厉的出手,他出手很快,不给人反应的时间,一掌朝秦浩拍去,掌心包裹着浑厚的玄圣元气,摧枯拉朽的轰了上去。

观此一幕,叶水寒在地面上发疯的翻滚,他无法忍受自己的老大被宇文老狗击杀。

但是,似乎谁都无力阻止惨剧的发生。

砰!

这一掌,狠狠的轰击在秦浩身上,沉重难当。大地为之一震,秦浩站立的地面,咔嚓咔嚓,出现了一层蛛网,并且有烟尘震荡而起。

但是,却没有听到惨叫声,也不见秦浩从烟尘之中被打飞出来。

咯噔!

宇文天在心头一突,这是怎么个情况?他的掌下明明击中了一个物体,他并没有打空。

“的力量只有这么一点吗?真是不中用啊!”

随着烟尘落定,秦浩风轻云淡的露了出来,一只手背在身后,另一只手,与宇文天宰对拍在一起,满脸的轻松之色,而且是毫发无损。

“怎么可能?”

宇文天宰先是吃惊,瞪大双眼,然后感觉不妙,立刻抽身而退,不可思议的指着秦浩到:“不是中毒了吗?”

因为秦浩浑身是伤,又中了毒蛤蟆的毒,方才连一只黑蟒都对付不了,所以宇文天宰这一掌,力道并不是太强,他还不想把秦浩一掌拍死,只要震碎经脉和丹田就足够了。岂料,竟被秦浩给挡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