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人的直觉比数据分析更靠谱。数据是死的,但数据变化无常,人脑是比电脑更为客观地了解数据的未来走向。”

点了点头,麦嘉善对于对方的理由没有什么质疑,反倒是肯定了一句。

短暂地思考过后,回过神来的麦嘉善方才想起自己邀请对方一起就餐的目的,忍不住摇头失笑。

想不到,久经商场的他,还会有被年轻人牵着走的时候。

不过,对方没有回答,答案却是很明确了,他也不强求。

一个DNF的代理权,也无法彻底改变局势,没必要只盯着这一个方面。

“麦叔,最近硬银和千度方面,有意让我们名流开启第二轮融资,你怎么看?”

见对方没有再问起DNF代理权转让的问题,周安安把话题转移到了另一个方面。

随着名流集团各项业绩的表现良好,加上国内股市的最后一波网络泡沫,几家投资机构都想推动名流集团上市,大赚一波。

而在上市以前,必然要进行第二轮融资,他手中的股份优势会被削弱。

这些都是其次,但明知道未来是无法逆转的危机,周安安怎么可能让名流集团在这个节骨眼上市。

他可不想,自己倚仗的名流集团只有短暂的风光。

长发气质美女居家写真唯美动人

“我支持你的想法,在交换股份的时候,我就说过,无条件支持你们团队的决定。”

先前都讨论过北美次贷危机的发展可能,麦嘉善自然清楚对方的想法,也就顺水推舟说了一句。

反正,名流集团早一点上市,晚一点上市,对于他而言,只是财富的象征罢了。

若对方真的言中,名流集团的上市对于TX而言,也没有太大的助力,反而会损失掉这个优质股。

“多谢麦叔支持。”

有对方这句话,周安安也就不用担心了。

神剑资本那边,根本没有发声,加上TX的支持,硬银和千度的想法可以硬气地忽略。

在融资之初,这几家机构就签署了合同,不会强制干涉名流集团原有团队的管理。

更何况,他还是掌控着绝对控股权的大股东。

反正,现在名流集团的流动资金还有富余,加上麾下游戏公司的造血功能,足够支撑很长的一段时间。

“好了,我就不耽误你们年轻人的夜生活了。”

今晚的事情基本聊完,在杭城逗留了两天的麦嘉善还要赶回鹏城,也就没有多留。

虽然来之前的目的没有达到,但是也不算没有收获。

或许,他应该听取对方的意见,把手中持有的外资股票尽快抛掉。

“下次我到鹏城请麦叔喝茶。”

“那我可等着了。”

与那位麦大佬分别,周安安查看了一下专属于杭城使用的手机卡短信,选择了其中两条回复了一下。

十多分钟后,周安安开车来到西湖银泰门口的时候,两位老乡学妹已经在那里等候了。

“上车。”

临时停靠在路边,周安安打开车门锁,降下车窗喊了一声。

“学长,真是麻烦你了。”

上了车之后,娄淑庆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她们两人国庆节没有回家,今天刚逛了一天街,晚上又在银泰影城看完电影,在舒娜的怂恿下给这位老乡学长打了电话,没想到对方还真在杭城。

“没事,你们要去哪里?”

看着一身长袖衬衫外加牛仔裤的娄私教,周安安脑海里闪过那印象深刻的柔软身段,连忙挥去那闪现的意动。

对于男人而言,得不到或者已失去的,永远在躁动。

“学长,请你吃板栗。说好的,我们请学长吃夜宵啊,我知道大学城那里有一家小龙虾很好吃。”

把今天收获的几只袋子放好,剥了一颗板栗递过去的舒娜说起先前打电话时的提议。

请一顿小龙虾,还是请得起的。

“行。”

瞄了瞄很喜欢穿短裙显示自身大长腿的舒学妹,周安安吃下那颗仿佛带着香气的板栗,没有拒绝对方的请客。

出了市区,在方向感比较强的舒学妹指引下,周安安开到了夏沙新城区的边缘地带。

几排不算新的居民楼组成了一个郊区的人流集中带,其中还有一整条灯火通明的夜市街道,夜宵摊子不少,生意看着都还不错。

“你们怎么知道这里的?”

接过舒学妹第十六次拨好的板栗,把车停在空地的周安安看着不远处有些年的小龙虾招牌,有些好奇地问了一句。

一般情况下,寻常的学生可不会来这种比较偏的地方。

“我们接了一个家教,就在这边上。有一次太晚了,我们在这里等车的时候打包了点小龙虾,可好吃了。”

说起自己发现美食的经历,舒娜脸上还有点小兴奋。

毕竟,女孩子自力更生赚生活费,也是一个加分项。

“你们晚上也出来做家教?”

听了舒学妹的话,周安安有些担心地看了看身材都有些偏瘦的两个学妹。

“我们一个星期来三次,周六是早上半天,周一和周三是晚上六点开始,一般到八点结束,也不算晚。刚好有两个住在一起的学生,我们都是一起过来的。”

仿佛看出老乡学长的担心,娄淑庆笑着解释一句。

没办法,她们所在的学校属于二本上游,录取分数线偶尔还高于一本标准线,却也还是二本。

夏沙大学城这边一本院校虽然不多,却也不少。

特别是江大的名头,很多有条件的家长都会优先选择他们,再选择其余的一本院校。

轮到她们这些二本院校的学生找家教工作,也只能在这种稍微偏远一点的地方,拿少一点的工资。

“对啊,我们两个人一起打车,很安的。那天其中一个学生做作业慢了点,属于特殊情况。”

一旁的舒娜,也顺势解释了两句。

“你们两个女孩子,大晚上的不安。要兼职赚生活费的话,我帮你们安排一个。”

对于两个漂亮学妹的讲述,周安安还是很不放心的。

虽说杭城作为省城,治安都很不错,但是难免其中有一些社会的残渣,看上两个学妹的美貌,动什么歪心思。

世界不却缺少善良也不是无邪恶,不要以自己内心的善意,去揣度所有人的良心。

以防万一,周安安可不想自己前世的生活启蒙娄私教遇到什么危险。

“这个不太好吧,我们都已经答应家长了,也教了半个月,中途拒绝不太好意思。”

听到老乡学长的安排,已经答应了家长的娄淑庆有些不好意思拒绝。

虽然学长话里都是为她们考虑,倒是做人总要有始有终,更有损诚信。

“问问你们班的男生,有没有愿意来接手的?若是没有,那就让家长再找。之前半个月工资没给的话,能要就要,不给就算,我补给你们。”

不容娄私教拒绝,周安安强制帮她们做了决定。

即便前世娄私教一直都好好的,但这辈子被他稍微改变了恋爱经历,谁知道对方的生命轨迹有没有出现分叉。

安方面,不容有失。

若不然,周安安会后悔一辈子。

“这个……”

“那我们就听学长的安排了,先前半个月的家教费用,家长已经结给我们了。回学校以后,我们找别的同学问问,看有没有人愿意接手。”

听着学长霸气的话,舒娜拦住还想说些什么的闺蜜,笑意盈盈地应了下来。

“嗯,对于你们女孩子来说,安比什么都重要。”

见娄私教默认没有反驳,周安安语气放缓,委婉地说了一下,以免她们心里有什么芥蒂。

有时候,女孩子执拗起来,真没男生什么事。

“谢谢学长。”

感觉到老乡学长真诚的关心,娄私教心里的纠结消散大半,感谢了一句。

“学长,到时候我们换新工作,再请你吃一顿。”

没有说太多感谢的话,舒娜立马找到了新的理由见对方,心里很是开心。

“行,我等着。老板,给我们来一大份小龙虾,去头微辣,再来一份……”

点完菜,坐在半新的方桌旁边,周安安下意识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和用餐的顾客。

和一般的大排档差不多,或许是因为夏沙正处于大开发的发展期,来这里用餐的人很多都是身材粗壮的工人阶层。

其中一些衣服不太整齐还有点泥巴的,很明显是工地上刚下来。

对于和农民工一起用餐,周安安没有任何偏见,毕竟他们是值得尊敬的一批人,城市的发展离不开他们的默默付出。

“我们去坐外面。”

自己无所谓,周安安却是怕这些农民工的气息影响了两位妹子的就餐环境。

空调都没有,只开着一个电风扇,这室内的空气有些浑浊。

“好的。”

也注意到室内略微有些怪异的味道,娄淑庆两人都乖巧地站起来跟着老乡学长坐到了外面。

她们之前打包过两次外卖,都是站在外面,却没想过在这里就餐是什么样的环境。

“你们国庆节怎么没回去?”

拿了几张纸巾帮两个妹子擦着有些油的桌面,周安安随口问了一句。

像其他一些有条件的大排档,都会拿一次性桌布盖着,少了许多麻烦。

“二号三号的时候,我们都在给家教学生辅导作业,就没回去。”

“是吗,女孩子赚钱这么拼,要没男朋友的。”

“学长,你这么说的话,要是我以后找不到男朋友,就赖上你了。”

“……”

“吃个东西都假装擦这么干净,就去西餐厅吃那些洋餐,吃什么大排档。泡妞来这种地方,还装模作样,装什么大尾巴狼。”

正当周安安拿了第二次纸巾擦到自己面前的桌面时,旁边一个酸溜溜的声音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