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穹的声音冷漠如寒潭深渊,让白灵门猛地颤栗,他豁然回头望着王穹,从对方的眸子里看到了一丝凌厉与杀伐。

这种眼神彻底将白灵门那如噩梦般的回忆给勾了出来。

此时的王穹才是他记忆中的模样。

白灵门的指头动了动,他很想握起拳头,振臂一呼,与他心中的阴影生死一战,将这个心魔彻底斩灭。

然而,白灵门却没有踏出这一步。

“我们走!”白灵门咬牙道。

“五哥……”白灵韵刚刚开口,便被前者凌厉的眼神给堵了回来。

白灵韵撇了撇嘴,深深看了王穹一眼,终究没有再多说什么。

此时,最惨的便是炎世修,他身负重伤,原以为白王城会为他出头,可是莫名其妙地白灵门竟然退缩了,看架势似乎是不想招惹麻烦。

这让他的心态更加崩溃。

要知道,仗势欺人这种事一直都是他的专擅之长,如今竟然被人反过来欺负,如此落差,彻底击溃了炎世修的心理防线。

“小崽子,想要报仇尽管让你哥哥来,小白为告诉你怎么找我。”

碎花吊带裙小美女游乐园高清美拍图片

就在此时,王穹放话了,霸道得没有边际。

“他太狂了吧,竟然不怕对头寻仇?还主动邀请对方来报仇?”

“太牛逼了,此人的来历恐怖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大,如此霸道,等于是告诉所有人,他根本就不怕炎王城上门寻常,如此气魄可不是常人所具备的。”

“可怕啊,莫不是秦皇陛下流落在民间的私生子?否则怎么敢如此高调?”

“炎世修算是提到铁板了,他以为自己身为王城弟子,便能够横行霸道,想欺负谁就欺负谁?活该!”

终于,在众人敬畏的目光下,王穹和牧清幽、牧九歌大摇大摆地离开,并且迅速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五哥,这人到底是谁?”白灵韵看着王穹远去背影,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白灵门面色难看,双手紧握。

此刻,他有些痛恨自己的胆怯与懦弱,面对心魔,他选择了逃避。

昔日的锋芒与骄傲,似乎早已在与王穹一次次的战斗与失败中消磨殆尽。

眼下,白灵门的情绪低落到了极点。

“别问了!”

说着话,白灵门转身看向炎世修,不禁摇了摇头。

这种级别的伤势,基本上就算治好也难以修行了。

比起牧九歌,炎世修火种破损的情况要恶劣得多。

“将他送回炎王城的行院!”白灵门一声令下。

“我们不管了?”白灵韵追问道。

“管个屁!”白灵门没好气道。

……

牧王城行院。

八大王城都互有驻派使者,但凡有重大事宜,都是入住各自行院。

一路上,牧清幽对于王穹倒是颇为客气,言语之间丝毫没有天之骄女的架子。

这也难怪,对于牧清幽而言,眼前这个男人来历神秘,大有来头,轻易怠慢不得。

“王穹,这次多谢你为我出头。”牧九歌打从心底里感激王穹。

长久以来,他都有一口怨气郁结心中,难以宣泄。

可是身为牧王城的弟子,他有太多的无奈,很多事情,他无法去做,也不能去做。

因此,这口气压在身上,堵在心中,让他郁郁寡欢,难以舒展。

可今天,王穹却是为他真正出了这口恶气。

想想炎世修的下场,恐怕比他也好不了多少。

“王兄嫉恶如仇,却是让人佩服,不过炎世通必定不会善罢甘休。”牧清幽似有深意道。

她对王穹的身份有些猜测,却不能完确定。

或许炎世通可以测验出王穹真正的身份。

对于这点心思,王穹心知肚明。

“我啥时候嫉恶如仇了?”王穹疑惑道。

“明明是炎家的小崽子纵兽行凶,横行街道在先,以武力欺压,禁锢我等在后,我是在生命安受到威胁[吾爱 ]的情况下,迫不得已才防卫反抗!”

“谁能想到,堂堂炎家的弟子这么不经打,直接就报废了,这能怪谁?”

王穹一番话,让牧清幽听得目瞪口呆。

怎么事情到了王穹的嘴里,完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这样听来,王穹才是受害者。

炎世修简直就是无恶不作,横行霸道,活该被人打死的纨绔二代啊。

不过听王穹这么一说,还真就是这样。

毕竟,当时街上这么多人,炎世修不可一世,骑着黑鬃噬虎兽率人拦住了王穹和牧九歌的去路,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

“总感觉哪里不对!”牧清幽秀眉微蹙。

“炎王城如果有脸追究那就来吧,仗势欺人,还被人打废了,炎王城的人都是这种货色?他们不嫌丢人我就跟他们死磕到底。”王穹冷笑道。

他是什么人?天网之中有名的节奏大师,带节奏谁能带得过他?

只要炎王城敢发难,他就动用屠神公会的影响和所有成员发动舆论战。

标题他都想好了,就叫《丧心病狂!正义缺席!炎王城草菅人命,碰瓷被欺凌者!》

一波舆论轰杀下来,绝对能够让炎王城陷入被动。

到时候,他再推一些帮助炎王城说话的声音出来,然后带带节奏,将这些声音彻底压下去,站在道德制高点强烈指责。

彼时,天网之中绝对只剩下一种声音。

那时候,炎王城的声名必定会遭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击。

面对民众的声讨浪潮,炎王城但凡有点脑子,就不会顽抗到底。

想想看,谁会为了一个废物放弃炎王城千百年来的声誉,若是炎王城列祖列宗泉下有知,恐怕也会气得诈尸吧!

所以,大概率,炎世修为被当成牺牲品被彻底放弃,甚至遭到炎王城的严惩。

这一切,王穹早就算计好了。

他就等着炎世通上门,到时候都不用动手,坑也能将这对兄弟坑死。

谁让他是站在正义的这一方呢!

“王穹果然豪气!看来定是有所依仗。”牧清幽试探道。

王穹摇了摇头,神色郑重道:“这与实力和势力无关!”

“正义会迟到,但是不会缺席,作为受害者,我代表正义!”

王穹一字一句掷地有声,一脸的大义凛然。

如果现在不是躺在那里的人是炎世修,牧清幽差点就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