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还是找不到出口,危险又即将来临。天上又是下了血雨。

有一种预感今天又要死人。

“拼了吧!我们直接和他们拼了。这个鬼地方我一刻都不想待了。”老五已经受不了。

老大、老二也没有以往那么平静。

“先对付吧,天无绝人之路。”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已经没有一开始的底气。

很快的外头又响起来了,打斗声。

布天澜这一次探出了神识,他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前方强大的精怪上面,就算感觉到有神识波动异常。

却也不觉得是有其他人。

因为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死绝了。

本来都是一群乌合之众,大家都只是为了宝藏而来,彼此之间相当防备。

发生问题之后,又因为自相残杀产生了隔阂。

背心妹妹居家小露迷人身姿

所以根本合作不来。

最后被逐一击破了。

他们的队伍总共遇到了三波人马,三波都死得很惨。

所以他们几个兄弟才越发笃定彼此要团结一心,可即便这样,也阻挡不了老三和老四的死亡。

好像他们在这里灭亡,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

现在已经看不到任何其他人的存在了。

也没有发现宝藏支撑着他们。

每个人的心里头或多或少都产生了裂痕,只是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也许还有希望。

就是为了这个渺茫的希望,也要战斗到底。

虽说巨匪帮是一个匪窝,可是这一帮人的态度,倒是让布天澜很赞赏。

同时也让她的心里头产生了疑惑。

在这个世界里,好像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在驱动着吞噬他们。

可是又好像不是特别的着急,除了一开始不择手段的动用力量,让他们自相残杀。

现在更像是慢慢的在选择进行杀戮,有一种恶趣味的感觉在挑战着他们的人性。

这让布天澜感觉到了毛骨悚然。

仿佛这个世界拥有自己的意志。

或者说他们并不处于一个世界当中,因为天道无情却也公允,有这样恶趣味的更像是某种生命。

他们难道在某种生命体中的?

布天澜想到了这一点儿,便问青龙:“在你传承的记忆当中是否有这样的一种生物,可以制造一个幻想之中的世界。然后通过自身的手段来吞食他人的生命,从中汲取自己所需要的养分?”

“好像,上古有这么一种生物。”青龙回答道。

“你说的是什么?”布天澜反问道。

“是叫梦龙!但是我不确定,因为即便是那个东西巅峰的时候,大约也不能够制造如此逼真的一个世界,我们已经在这里面几个月时间了,而且我也能够感知到这里面有一些生灵,被我吞噬之后,确实有助我的修为。如果我在梦中的世界里头,是不会有这样子的体验。”

青龙这般说法有一些把布天澜说服了,。

“但是…”随后她又说道:“有没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世界时间并不是我们所想的那样,根本就没有过去这么几个月,也许所谓的行为进展可能也是幻象?”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青龙回应道:“如果可以达到的话,那么它可以同时掌控时间和世界的幻象。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我倾向于没有只是我们被困住了。”

“看来还得主动出击了。这几个月下来我们之所以没受到攻击,估计是起了玩心,把其他人当成了猎物,好好的在玩弄。”

就怕这几个人也死了之后,对方就会注意到他们。

不管他们是在什么里头,都应该找到本体找到出口。否则极有可能一辈子都被困在这里面。

布天澜这么想,青龙也这么想。

随后,看到了他们兄弟几人对付的很吃力,因为他们这些日子,基本上每天都在躲避这些杀戮,已经到了筋疲力尽的时候了。

这些精怪比起之前,布天澜看到的任何一个都强大,而且是有十来多只。

布天澜确信,哪怕是自己也不能够轻易应对。

以前可以靠食人花,吞噬这些东西。

可是现在不行了,食人花也是欺软怕硬,不知道是察觉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现在一直都在装死,和隐魔一样。

因此布天澜也不是特别有信心,如果拿出了天魔旗,能够对付这十来个精怪。

天魔旗会不会到时候隐魔他们一样。

如果天魔旗也做不到,那么估计,等这些人一死就轮到自己。

想到这里布天澜又觉得几个兄弟现在还不能死,他们还得替她多撑一下时间。

正好这一次轮到了老七被围攻了。这些精怪好像都有灵智一样,他们的分工非常明确,一个一个为一组分别去骚扰老大老二,老五老六。

等到老七的时候,七八个一块儿进攻,电光火石之间老七那边就发出了一声惨嚎。

等到兄弟们发现问题的时候,老七已经受伤,他们急忙赶过来,集体都被围攻住了。

“老七怎么样了?”老大问道。

眼下老七的身上都是黑血,不知道有什么东西进入了体内。

他的身体变得很奇怪,肌肤下,好像有一只只黑暗的虫子在蠕动。

老七伸出手去拍下,结果只是扯出来一块血肉。

那玩意儿已经没影了。

“我也会死的!终于轮到我了。”老七很崩溃。

他的两个兄长也是类似这样子的开头。可是后面就死得很惨。

大家都保不住。

这些畜生有很高的灵智,他们声东击西。

只要是他们想要袭击的人,没有袭击不了的。

如果硬保的话,死的就不只是一个。

就像当初,他们明明伤的是老四。

但是他们几个兄弟并不服输。

觉得一个都不能够舍弃,然后就把老四围起来,放弃了他们最为擅长的北斗七星阵,改了六合阵,结果老四就被进攻了。

再后来老三老四都保不住。

他们俩拼死给大家争取了一条活路了,炸碎了那些杂碎。

接下来那几天,其实算是给他们争取了时间。

又或者说那些东西好像放弃了他们。

大家心里头难过的同时,何尝又不是松了一口气。

好像已经解决了麻烦,两个兄弟换来的一切都是值得的。直到后来,再看到了这些精怪,他们都觉得疯了。

像这些东西永远不断一样,一直都在围着进攻。想尽一切方法进攻他们。

但是每次以为要袭击的时候,他们又虚晃一枪跑了。

就这样一直刺激着他们的神经,使得他们一直都处于紧张崩溃的边缘。

没有了北斗七星阵,巨匪帮的七大流寇,和那些普通的修士有什么区别,一样是一盘散沙。

这一次他们进攻的趋势很猛。

仿佛就是冲着他们的命而来的。也许和他们设想之中的一样,这些玩意儿已经玩腻了。

想要集中解决他们。

“老七,不要这样!作为修士,活了这么久,又遇到了你们已经足够了。倘若真的要死难道我们就对着这一帮玩意儿束手就擒吗?哪怕是自曝,也要把他们炸干净,我不信,这些东西源源不断。”老大不由得说道。

大家心里头明白这些东西肯定不是源源不断的。

可问题是这个世界很大,真的太大太大了,好像无限延展一样,他们没有找到尽头,却又回来。

当然也许不对,他们早就找到的尽头头,但是。因为这里的山川河流天气气候,一切无时无刻都在变。

所以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他们是否倒过了尽头,还是说他们一直都在原地打转。

因为这里的幻象使他们对自己的判断都产生了不自信。

自然也不大明白这些东西究竟从哪里而来,源头在哪里只觉得不可对付,他们有很高的灵智,而且有协同作战的能力。

光是这一些已经让他们有些崩溃了。

何况还不知道他们的数量。

老大已经做好了慷慨就义的准备。

但不是每个人都有慨然赴死的决心。

老二的眼睛滴溜溜的转:“大哥说得对,到时候我们集体拼了,都不信这些玩意儿会打不死。”

可是底下他并没有想要拼命

一面说着话,一面却和老五老六传音:“老大已经下了决心,如果他和老七自爆的话,这些玩意儿都会死,不需要搭上我们。”

老二的话,让老五老六无比的震惊。

虽然他们平常也都表现出了,几分对老大的不满,因为他的主意是错的,在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的时候,已经把他们都给拉进来。

但是他们还没有想过要抛弃两个兄弟,就这样一走了之。

“二哥,这…我们兄弟之间是发过誓的。”

“我何尝不知道。可就是因为知道,我们才不能死,最起码不能够死在这里,连凶手是什么都不知道。我们要抓住一个有机会,哪怕最后只剩下其中一个,也要想尽一切办法出去,除非真的没有办法了。”老二慷慨说辞。

把他们给说动了。

所以老五老六没有反驳老大的话。

老大以为我们也都同意了。

老七年纪小,修为也最弱,以前兄弟们都会让着他帮衬他。

现在他也不想死,但是没人替他说话了。

“自爆会痛哭吗?”老七问道。

老大摇头:“不会,那一刹那间,不会痛苦,会像流星一样灿烂,何况我们大家都在一起。”老大这般说辞。

让老七笃定了主意。

“好。那既然这样,我上,你们退后。我来和这些小畜生同归于尽。”老七大半辈子都活在兄长们的照顾下,可到现在他才真正的抛开了懦弱,变得勇敢了起来。

他想这一次,也不必大家一起死。

老七的想法很天真,老大来不及和他解释,这里的精怪有些多实力也很强。

不是他一个人自爆就可以走的,必须要两个人才可以把他们都炸死。

但是这个节骨眼上,他想到了老二老五老六。

其实也不必大家一起死的。也许,也许真的还有一线生机呢?

或许真的应该给兄弟们创造。

他这么想着突然间有了主意。

“我要准备了!”

他已经准备了,但是那些玩意儿已经冲击了过来。

电光火石之间,老大本来想着让老二把老五老六带走。

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老二直接把老七推了出去,老五老六直接跑了,他们三个跑得飞快。

老七一声惨烈的叫声之后,直接被撕扯开来。

他不甘心,作为半步真仙的修士,他不会就这么唯唯诺诺就死,所以他自爆了。

老大和他挨得很近受到了震荡。

他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兄弟,转而却笑了。

他不怪他们。

当初大家在一起的时候发过誓的。

他要照顾好这些兄弟,现在如果真的有三个人可以活下来,那也好!

老大也闭上眼了,把自己元神祭了出来,他也打算和他们同归于尽了。这里的气场一下子变得很恐怖

这些精怪感觉到了危险想跑,但是老大已经黏上了他们。

就是现在…

老二和老五老六跑的很远。

他们一口气开了域场跑的,跑了很久之后老六不由得放声大哭。

“我看到老大笑了,他什么都知道。但是他不怪我们,我们这么做真是畜生。真是畜生啊!”

他们本来好好的七兄弟,现在只剩下三个。

可是三个人心里头都不大好受。

为了活下去,连自己的兄弟都要背叛。

老二心里头也发堵,老五沉默不语。

老六怪了老二。

“都是你,都是你怂恿的,你还我大哥,还我七弟!”他抓住了老二的衣领。

老二一下子就将他甩开了。

“你说的究竟是什么混账话?难道刚才你们不想跑吗?现在想死还可以过去和他们一起死!”

变了,老二变得狰狞了起来。

一切都变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从他们踏入这个世界开始。

老五拉开了老六,老六哭得像个孩子。

……

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老七自爆了,老大在濒临自爆的时刻,布天澜来了。

开了天绝地灭神功,开了域场也开了天魔旗。

天魔旗鬼哭狼嚎,吞噬万物,来者不拒这些精怪都是它的食物。

……

事后布天澜反问狼狈不堪的老大:“你最后有没有后悔?”

因为她看到了那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