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里边有五间房间是属于华德卫星科技公司的。

只不过平时的时候都在空着,但是这个时候五间房间里却满是人。

马上就要发射卫星了,牟其种带着南德的人过来了,姜小白带着华海汽车控股公司的人过来了,还有李小六和周国民等华德卫星科技公司的人。

这么多人在,五间办公室自然就挤的满满当当的。

“老牟,好久不见了。”

“小白,好久不见。”姜小白和牟其种两人抱了抱,脸上笑呵呵的。

“姜董。”

“姜董。”一旁的李小六等人也迎了上来。

“小六,国民,准备的怎么样了?”姜小白笑着问道。

“姜董,那边都准备好了,在后天上午十点钟点火发射卫星,至于准备工作,咱们参与的不是太多。”李小六苦笑着说道。

这是发射卫星,他们过来也就是重在参与而已,帮忙之类的,看都看不懂,还帮什么忙啊。

准备工作也部是发射场这边在做。

如纯净水搬清纯氧气型美女唯美私房写真集

“有参与就好,这本来就是高科技,咱们参与不多是正常的,不过其他的工作要做好。”姜小白叮嘱道。

北边解体以后,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已经不属于北边了,而是属于哈克的,当然了。哈克这边自己搞发射场的话,先不用说每年有没有那么多的卫星发射。

根本就用不着这么大的发射场,这么大的发射场,也不是哈克能够玩得起的。

很多东西,对于小国家来说并没有什么用,也用不着。

就是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在哈克放着,光是一年的维护费用,对于哈克来说都是一个负担。

于是哈克又把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租借给了北边,这样一来哈克每年可以拿到一笔资金,这样才是最划算的。

不过这个发射场依旧是哈克的,姜小白的目的不是要学习多少东西,学也学不了多少。

毕竟卫星发射这种东西,没有一定的底子是不可能一下子学会的。

但是却可以挖一些人才,有了人才,才有了一切的基础。

能够在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工作的高技术人才,那是真正的人才,挖过来以后,就是自己以后发射不了卫星。

最起码再找场地发射卫星,多少懂一点了,而且以后要是弄超市,需要的卫星定位物流系统。

或者做汽车,需要的急救系统,也是需要用到卫星定位,还有各个企业的库存。

等到这段发展的黄金时间过去了,竞争压力大了,库存的检测自动送货都需要用到卫星定位之类的。

所以未来的竞争,一定是科技的竞争,而不像现在营销竞争,产品竞争。

多挖一点人才肯定是有用的。

“我明白的姜董。”李老三知道姜小白是什么意思,正好去年北边解体,大家人心惶惶的,这个时候挖人那是事半功倍。

简单了解了一下情况,姜小白和牟其种就起身离开,来到休息大厅。

李龙泉给两人泡上茶,这才退到了旁边。

赵晓锦没有跟过来,还在莫斯可那边忙活着,等忙完了手里的工作会直接回国去。

“小白,前段时间到底怎么回事,我一直没有看懂,你们公司怎么会和相关部门对峙起来?”牟其种喝着茶看向姜小白问道。

当时在电话里,姜小白没有多说,只是说事情解决了,就拉倒了。

现在见了牟其种再问,姜小白就把事情的详细经过说了一遍。

牟其种听完以后,皱着眉头看着姜小白叮嘱道:“那你以后要注意了,一些问题。原来看起来可能是小问题,但是有心人要是准备揪你小辫子,你就不得不防了。

公司的业务之类的,我建议还是稍微收缩一下,一些稍微触碰红线的事,还是暂时放一放。”

牟其种对于姜小白算是掏心掏肺了,这些话,不是特别铁的关系,谁也不会开口说。

因为说话的分寸不好掌握,这种事,说轻了没用,说重了说不定就会惹人烦。

不过姜小白帮了自己很多次,当初自己进去的时候,所有人都离自己而去,只有姜小白去看自己。

出来以后也是一样,姜小白给了自己启动资金,所以不管这话有多难说,他都要说。

如果有一天姜小白要是出事了,他也会帮忙。之前出事,他就准备过去的,后来是姜小白不让,他才作罢。

“放心吧,老牟我心里有数的。”姜小白看着牟其种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心里也有些感动。

不管后世怎么评价牟其种这个人,最起码姜小白觉得对于自己来说,牟其种是一个够意思的人。

这牟其种是用自己二进宫的经验,来告诫姜小白。

看见姜小白轻飘飘的话语,牟其种继续开口提醒道:“小白,不要不当回事,树大招风,枪打出头鸟,你这样是要吃亏的。”

这个时候大家都在摸着石头过河,很多人都是法无禁止即自由的思想,干起来都非常的大胆,只要是没有明令禁止,那就干。

禁止了再说,这是这个时候的常态。

可是这种创新,这种超前,说不定哪天就会出事,毕竟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呢?

而这个时候就看和当地的关系怎么样了,如果关系好,支持你,包容你,那么只要是没有什么大的后果。都可以改正,会给你机会的。

或者说只要是不支持,不反对这种态度都可以,都算是行便利了。

可是如果你和当地关系不好,那鸡蛋里挑骨头,分分钟收拾你。

而牟其种两进宫,对于这种事,最有心得体会了。

“我知道,所以我准备离开了。”姜小白决定把自己的计划告诉牟其种,牟其种已经说的很是掏心窝子了。

如果自己再瞒着,让人家为自己担心,那就太不应该了。

“走了,你是说外边的传言是真的?”牟其种想到了什么,看着姜小白吃惊的问道。“嗯,是真的。”姜小白肯定了牟其种的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