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大四合院的书房中,看着收集来的有关国内纺织业的资料,杨东旭不由得揉了揉自己的额头。

纺织厂是国企改革中的重中之重他不是没有考虑过,因为那庞大的工人基数的确吓人。一个弄不好真的会造成社会动荡的。可看完手中的资料之后杨东旭才明白,这个坑比自己想象中要深得多。

94年可以说是让中国纺织业史上记住的一年,这一年国内出口纺织用品总额高达3555亿美金,占球纺织品服装比重的132。

可就这么一个红火的产业,在出口上大赚外汇。可实际上在国内七成以上的厂子目前都处于半停产状态工人的工资都发不起。剩下的三成除了少数的几个依然被国家扶持的大型国企纺织厂之外,剩下的基本上都是半死不活的状态。

一边是火爆的市场,甚至是出口赚外汇。另一边是半死不活的纺织厂,如此明显的对比是如此的刺眼,难道大头都被那些大型纺织厂给吃光了?

可那些明明还在亏损的纺织厂工人工资都发不起了,可还在加班加点生产的纺织品那里去了?

你要是说想暖水瓶,搪瓷缸子这种被时代淘汰的产品,到工厂亏损也就亏损了,可明明产品还在大卖呢,你还亏损?

怎么滴?国内为了打开纺织品出口枷锁,再和世界纺织品打贸易战抢占市场份额,于是大家都在赔本赚吆喝?

显然那么多纺织厂面临倒闭不是不赚钱,而是只有极少部分人赚的盆满钵满,剩下的大部分人只能喝西北风。

这个杨东旭之前想象中纺织厂因为经营不下去而倒闭是完不同的,要是经营不下去倒闭那他收购是替国家兜底这个阻碍要小很多。

可产品依然大卖只是大部分工人喝西北风,国家每天大量补贴勉强维持。这就有点不好办了,俗话说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而他这次决定纺织品行业不是打算小打小闹,而是以上不是独占市场,也是奔着至少六成市场份额去的。

这要断了多少人的财路?一个两个太不在乎,毕竟国企改革势在必行有老总挡在前面呢。可他要是兜底收购十家八家纺织厂,甚至几百家纺织厂,这人得罪的

清纯美少女午后慵懒私照

“nnd,简直就是一笔糊涂账。”放下手里的资料往椅背上一靠,杨东旭感觉自己的脑仁一阵一阵的跳着疼。

真的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怪不得来之前余飞宏不断提醒呢。他一开始还以为余飞宏错误估计了他手中的实力,可现在他才知道是自己错误估计了这个坑的深度啊。

一开始他盘算正想要快速垄断市场,以目前国内纺织厂半死不活的状态5个亿的启动资金绰绰有余,毕竟收购再加上愿意接受工人款那是不可能的,最多先给五分之一,剩下的分好几年结清,如此这么多钱站稳脚跟差不多了。

可现在看来这么大的坑,再加上那一群既得利益者的组织,别说5个亿就算是50个亿扔进去都不够看。

“看来只能慢慢来了。”收拢一下桌面的资料让后扔进抽屉里,杨东旭揉着额头从书房中走了出来。

刚出门杨东旭就看到迎面走来的姐姐虹影,看到姐姐面色局促不安的样子他刚想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儿,就看到姐姐身后和她局促一样有些不安的男的。

他先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因为这个男的不是别人正是他姐夫刘力宏。姐夫的相貌他实在是太熟悉了,最多165的个头看上去还没有自己老姐显高。

脑门有点大头,头发虽然不是什么‘聪明绝顶’的人毕竟刘力宏今年22岁,但也绝对和茂密沾不上边,样子虽然不是很丑,但也属于扔到人堆中找不到的那种。

而自己老姐虹影在适应燕京的生活之后,再加上自己开店无论是外形还是气质都不再是一个农村姑娘,两个人这么站在一起颇有一种富家女配**丝的感觉。

这不是杨东旭重生之后斗起来了看不起自己姐夫,而是上一世即便自己老姐没有现在的时尚和气质,他也感觉自己小矮个姐夫有点配不上老姐。

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再加上无论是姐夫,还是姐夫一家人对自己老姐那更是没话说,所以他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还帮着做了不少老爸老妈的工作。

“旭旭子”原本鼓足勇气想带着男朋友来书房找自己小弟的虹影,看到突然从书房中出来的小弟,一下子吓了一跳之前准备好的话不知道该从哪里说。局促的双手揉着自己的衣角,有点不敢看自己小弟。

“吃饭了吗?”杨东旭面色愣了一下之后就恢复了正常。

“还还没,不是那个”听到杨东旭好像在问自己,刘力宏连忙说道。可刚说完就感觉不妥想要改,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一时间脑门上也有点见汗。

其实刘力宏虽然没见过什么大世面,但平常也没有眼下这个怂包。毕竟这年头弄从四川跑到千里迢迢来燕京打拼的人,要是没点勇气还真的生存不下去。

所以来之前尽管自己女朋友不断叮嘱自己这个小弟虽然年龄不大,但在家里话语权很大,只要他同意基本父母那边就通过了一半了。他心里虽然认真急着自己女朋友说的话,心里忐忑也归忐忑,但并没有太过紧张。

毕竟见一个比自己小三岁的小舅子,总比去见自己岳父岳母要有底气的多。可看到杨东旭之后让身体却有点不听使唤,嘴巴也瞬间变得笨拙了起来。

是因为杨东旭个子太高给自己带来的压力?好像不是。

因为对方面色不友善?好像也不是,对方愣了一下之后面色就恢复正常了。

那为什么这么紧张话都说不好了?一时间刘力宏也找不到原因

“这个点也该吃午饭了,一起吃个饭吧。”杨东旭笑着说道。

“不用了,那个我”刘力宏连忙摆手拒绝。

不过话还没说完被自己女朋友瞪了一眼连忙闭上了嘴巴。看到刘力宏的样子杨东旭笑了笑没有说话。

其实一开始姐姐突然谈男朋友加到外地之后他心里也很大新,因为大姐从小就任劳任怨做家务干活可性子太软,他生怕自己姐姐嫁的太远受欺负。

后来他才知道软性子,也有软性子的幸福。比如说自己姐夫一说什么老姐感觉到委屈就哭,一哭刘力宏就心软原本占理也没理了三分赶紧哄。

所以个女孩受不受欺负也性子其实没关系,尤其是夫妻之间,只要有爱情无论什么性子都会被疼爱的。

午饭是在饭厅里吃的,其实如果没有客人,或者晚饭人多的时候。杨东旭基本上会和玄老头一起在前院的石桌上随便吃点东西,端着碗蹲在大门口扒拉面条的事情他也没少干。有的时候还和玄老头一人一头蒜嚼的起劲。

而看到刘力宏的局促,或许在前院石桌上吃饭会更自在,还选择在宽敞的饭厅吃饭,不是杨东旭想显摆什么,而是刘力宏第一次上门,自己父母即便不再该有的礼节还是有的。饭厅你都不让人进在院子里让人对付一口看不起谁呢?

“坐吧,没什么事儿的。只要我姐同意我肯定没什么意见的,怎么这么匆忙?”来到饭厅杨东旭没有谦让什么坐在主位上,刘力宏还没和自己姐姐结婚了,所以该有的架子还是要拿起来的。

即便知道自己这个姐夫的为人,他也不能表现的太欢喜,不然别人还以为他们老杨家的姑娘嫁不出去呢。而前半段话是对刘力宏说的,后半段话自然是问自己老姐的。

虽然上次和自己老姐摊牌了,可以自己老姐的性子犹犹豫豫到年底再说这件事情他都不奇怪,如此匆匆忙忙把刘力宏带过来显然有些不正常。

看到自己弟弟依然同意没什么变卦虹影松了一口气,然后才开口说道:“小姥爷要来燕京。”

“怎么突然来燕京是不是出了是什么事儿?”杨东旭面色一变。

“小浩身体不舒服在市医院查出来是肺炎,可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还不见好,小姥爷有点担心就联系了小姨说来燕京来看看。”虹影开口说道。

“怎么没和我说?”杨东旭皱起了眉头。

“小姥爷也小姨都不让说,说别耽搁你上课。要不是你昨天突然回来,我也”

“什么时候到?”杨东旭没有纠结这个问题开口问道。

小姥爷什么性子他心里清楚,亲戚归亲戚但绝对不是那种细占便宜的人。自家有的亲戚有困难帮衬一下绝无二话,要是自己家没有那只会埋头苦干不会求人什么。

这两年回家虽然小姥爷嘴上没说,可小姨冉菲菲隔一段时间就会忘家里寄钱。随意总让小姥爷感觉亏钱杨家太多,所以这次既然女儿在燕京,哪怕只是一个继女但毕竟是一家人,自然不想再让杨东旭忙前忙后。

要不是这一次他突然回来,估计治疗完了回去过年的时候,自己父母也不会和他多说什么,治病冉菲菲也能安排的过来,不用让他从杭城回燕京那么麻烦。

“明天上午的飞机,下午能到。”

“医院安排好了吗?”

“小姨那边已经安排好了,在市二院那边还联系了好几个专家。”看自己小弟没有太生气的样子虹影稍稍松了一口气。

“你们先在这里吃着,我去给小姨打电话问问。”杨东旭还是有点不放心。

虽然自己小姨隐隐被誉为燕京餐饮第一女强人,只是安排一个肺炎病人住院治疗凭她的关系根本不用太多说什么,可这样的事情他不问清楚心里始终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