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shu.co,最快更新重生之球首富最新章节!

很快电话里就响起了李老三的声音。

“小白厂长,是我。”

“嗯,说,什么情况老三。”姜小白的声音有些低沉。

“今天早上6点多,市里的工作组就来了……”

“市里的工作组?”姜小白敏锐的抓住问题的重点,就说呢,县里的清查小组,由于有郑青云的面子在,就去走了个过场就完了,

怎么可能今年再去,而且县里的工作小组要是去,建华村凭借现在的情况,一点消息都得不到,那就出大问题了。

“对,市里的工作组。”李老三肯定的说到。

“来的很突然,连县里都没有通知,直接就来了。不过养猪场我们已经只有一个空壳子了,猪都在村里自己家养着,所以他们完扑了个空。”

李老三说着,姜小白点点头,本来这一手只是防备,没想到还真的用上了。

“然后,工作组的人就约谈了我,就是大概问了一下,从早上7点开始,大约有一个小时就结束了。可是没有想到,谈话结束了,也没有让我走,一直到晚上8点多,才当我出来。”

“出来以后,我听人说,这一天找了好几户村民,不过我也侧面打听了,村民们都咬死了,说是自己家的猪,现在工作组就住在大队部呢,郑书记也来电话了,让联系到您了,给回个电话。”

白色房间清纯妹子蕾丝内裤私房写真

李老三简明扼要的介绍了一下情况。

“好,做的不错,一定要把村民们给稳住了,让王超,王猛他们也下去,挨家挨户谈,”

姜小白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

“嗯,有情况随时给我打电话,”姜小白说完挂了电话。

“小白,我回去吧,我在县里毕竟熟人多一点,方方面面的人也认识,”宋卫国开口说到。

宋卫国说完,姜小白没有吱声,考虑了半晌,然后点头说道:“行,那这样,现在就安排人买车票,明天一早就回去。”

宋卫国原来是县玻璃厂的销售科科长,应付工作组的能力要比李老三这个农民出生的人强多了。

要是宋卫国不主动开口,姜小白也不会让宋卫国冒着风险回去。

既然宋卫国开口,在这个节骨眼上,姜小白也不会拒绝。

其实姜小白想亲自回去,可是自己回去又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

宋卫国起身走了,看了看时间,姜小白抓起电话打给了郑青云。

“嘟嘟。”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起来了。

“喂,我是郑青云。”

“郑哥,我是小白。”姜小白开口说道。

“事都知道了,”郑青云道。

“嗯。”

“是市第一养猪场和邻市的饲料厂联合起来反应到上边了,所以才有的这一次的事情,不过现在工作组有些杀红眼了,情况可能比想象的还要难。”

姜小白这下子算是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我有心里准备,”姜小白说道。

“好,暂时别回来,我这边也帮想想办法。”郑青云说道。

挂了电话,姜小白又给李老三打回去,说了一声宋卫国会回去,让他配合。

会宿舍把铺盖卷搬到了学生会的办公室,当天晚上姜小白就在学生会办公室睡了,怕有电话接不到。

工作组在村里整整住了半个月,本来以为可以撬开村门的嘴,可是没有想到一个比一个硬。

“这猪到底是的还是谁的?”

“就是俺家的猪,上边不是发文件了,可以养猪吗?怎么要收回去啊。”

“不是要收回去,同志,希望老实的谈一谈,这猪到底是谁的?”

“啥意思?们不会是要抢我的猪吧,来人啊,有人抢猪了……”

农民也有自己的狡猾和智慧,当威胁到自己的财产的时候,他们爆发出的能量,往往比城里人还要可怕。

工作组在调查了半个月,一无进展以后,然后瞄准了知青罐头。

姜小白接到李老三电话的时候,王猛已经被约谈了。

建华村三个厂子,养猪场分到了个人家里,饲料厂停产了,唯一还在生产的就是知青罐头厂了。

而知青罐头厂虽然也打着队办企业的称呼,可这家厂子实际上是股份有限责任公司。

当然这个时候准备的说应该是股份无限责任公司。

因为说有什么责任,就有什么责任,是无限负责的。

所以根本就不经查,最坏的结果来了。

姜小白交代了李老三几句,然后挂了电话。

然后当天晚上,知青罐头厂发生了火灾,资料室,档案室起火,所有的账目部都烧毁了。

第二天,工作小组的人看着知青罐头厂脸色黑的和烧焦的木门一样。

昨天刚准备把矛头指向知青罐头厂,结果当天就发生了火灾,而且那里也不烧,就烧资料室和档案室。

这特么就是摆明了有猫腻啊,摆明了对抗啊。

而且这么多年了,他们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手段,是,这么一场火是证明了有猫腻。

也相当于摆明了告诉有猫腻,可是有什么办法。

厂长当天晚上还在工作组被扣着呢,调查谁。

这建华村他们也看出来了,就是铁板一块,风吹不进,水泼不进的。

现在唯一的证据没有了,怎么办?

“打电话,约谈姜小白。”工作小组咬牙切齿的说道。

姜小白接到通知,笑了笑,也不回去。

学业忙,走不了,建华村的事和我没有关系,我已经不是知青罐头厂的厂长了。

们要是有事,就来京城找我吧。

眼看着建华村这边调查不出什么情况,姜小白又不回去。

调查小组的人只能够坐上火车来到了京城。

好不容易来到了北师范,结果让门卫给拦了下来。

又是工作证,又是介绍信的,还要说明情况。

所有人说,在京城一个转头掉下来,就能够砸到处级干部。

这个说法虽然有些夸张,可是也从另一方面说明了,京城的干部是真的多。

一个下边小地级市来的工作组,门房根本吊都不吊。

不用说工作组,以师大的级别来说,就是地级市的领导来,都没有用。